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84 钟离珂儿 求首订!
    克妻王爷,刁妃难养,084 钟离珂儿 求首订!

     琉珂在一阵眩晕后回神,感受到紧抱住自己的清冷身子,那渐渐将力气释放在自己身上的重量,还有伸手擦过沾满的湿热鲜血,琉珂心下一紧,脑中轰然大响,那轰鸣阵阵的声音,似是有什么东西轰然坍塌。舒悫鹉琻

     她全身哆嗦着,缓缓抬头,眼前变得一片朦胧,看不清晰。她似是听到有人高声呼唤,声音遥不可及,“琉珂!”

     她又好像看到前方树杈之后,有一张冷笑魅艳的面庞,手中执弓,冷冷看着自己。

     是她!她到底想干嘛!但再看过去,却又不见任何身影。

     “苍,苍雪,苍雪?”琉珂颤声唤了两句,她极力保持冷静,抖着双手缓缓蹲下,扶着苍雪跪倒在地,看着他身前胸口刺穿而过的箭头,她更是心慌无措,小心翼翼的伸手去碰那根箭,“苍雪,你别,别吓我!你快醒醒!告诉我,要怎么止血!”

     许是被她抖动的痛醒过来,怀中,苍雪眉头轻蹙,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一眼琉珂,冷声道:“别吵,先,咳咳,点穴,止血。”

     “你,你还好吧?你没事吧,没事就好。”听到苍雪开口说话,琉珂顿时安心许多,被泪水冲刷过的面上也极力露出笑容,手忙脚乱的帮他点穴止血,而后又翻出金疮药洒在他的伤口上。

     此时,轩辕胤寒等人也已经飞奔至城楼之上,他将琉珂仔细打量了一遍,见她无碍,暗暗松了口气。

     又见她双手正不断颤抖,手足无措的帮苍雪止血敷药,慌急的似是要哭出来。他叹息一声,上前扶住琉珂的肩膀,轻声道:“别急,我来。”

     一句话简单而温暖,让琉珂顿时心安了些许,转头抬起一双朦胧的双眼看向近在咫尺的轩辕胤寒,颤声道:“苍雪,快救他,快,他不能有事……”

     轩辕胤寒不说话,只是抬手将铠甲上的大氅脱下来披在琉珂已经被鲜血染湿的身上,这才将半睡半醒之间的苍雪扶起来,大略查看一遍后眉头微微皱起,“箭已入骨刺穿,须及时处理,苍兄,忍一忍。”

     苍雪迷糊的点点头,自己先一步伸手到胸前,两指捏住箭尖,一扭,箭头“叮”一声落地,他无力的垂下手,哑声道:“拔。”

     轩辕胤寒抿了抿唇,二话不说伸手一手按住他背后的伤口,一手抓=住长箭,猛的拔=出,在一边紧张看着的琉珂,甚至可以清晰的听见那声似是擦过骨头的咯咯声,她的心也紧跟着揪紧,捂住嘴唇不敢喘气,只看着苍雪的后背上立刻涌=出大量的鲜血,轩辕胤寒也以最快的速度点了苍雪的几处大=穴,勉强止住了鲜血,而苍雪却还是难以支撑这危及性命的一箭疼痛,垂头昏倒了去。

     琉珂惊得浑身一震,害怕的伸出手去探苍雪的气息,却又久久不敢落手。

     “放心,他没事。”轩辕胤寒轻声道,伸手抓=住琉珂伸出来的手,紧紧握了握,看向她看过来含泪彷徨的目光,他内心复杂,却也只是镇定的回看着她,示意放心。

     “真的没事吗,可是他明明晕倒了,要怎么样才能让他快点好起来?”琉珂慌乱着神色急道,“我,我知道了,我给他输真气,那样会好点对不对?”

     一想到这里,琉珂立刻闭上双眼,调息着内力伸手便朝苍雪而去,却被轩辕胤寒强制阻止,他声音冷了几分,“我来。”

     说着,他双手已经抵在苍雪的后背,紧闭上双眼,紧接着,他周身似是有一股朦胧的白光环绕,缓缓蔓延向前方的苍雪,那浑厚而沛然的真气如同曙光般令人惊叹观止。

     琉珂在一旁静静看着,良久后,她可以清楚的看见苍雪惨白的面色开始泛起红光,有热气缓缓从他周身溢出,她眼睛逐渐泛光,直到苍雪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她这才嘘出口长长的气,惊喜道:“苍雪,你醒了!”

     苍雪看她一眼,在看见那张鲜血和泪水相溶,眼中也泛着红光的一张脸,他目光微微动了动,而后又感觉到体内不断涌进的真气,不禁狠狠皱眉,撇头道,“住手,咳咳。”

     听到声音,轩辕胤寒也睁开双眼,缓缓收回全身外散的真气,道,“如何了?”

     苍雪冷冷看他,似有怒色,“真气多,何以疗伤!咳咳咳……”

     轩辕胤寒没说话,只是将他扶起来,冷声吩咐身后的人,“去叫御医来替苍兄包扎。”

     见苍雪已然好转,琉珂放心许多,却听着刚才苍雪这意思,有些疑惑,她直接探听了苍雪的心绪,而后恍然。

     原来不同派别的真气互不相容,输了也是浪费,至多只能帮其恢复精气神力,在习武之人来说,无端浪费真气,便是大错。

     而刚刚轩辕胤寒明知如此,还耗费了这么多真气,只是为了刚刚着急心慌到已经没有主意的自己?想到这里,琉珂顿时心中一阵内疚,是她太过粗心,不仅连累了苍雪,还让轩辕胤寒在这紧要关头浪费真气。

     似是看出了琉珂的心思,轩辕胤寒微微一笑,俊朗而坚毅的面上难得和煦,“累吗?我去龙崎宫去取玉玺龙印,你若累了,便先回去休息。”

     “我也去,这么重要的时候,我怎么能不在场!”琉珂极力扬起一张雨后初晴的脸,而后又转头对苍雪道:“苍雪,你先去休息,等我们回来。”

     苍雪静静看着琉珂,眼中有种种的复杂难言,满目的担心,他似是想要说什么,却被琉珂一个眼神制止。终究,他还是轻轻点了点头,摆脱别人的搀扶,转身而去。

     轩辕胤寒注意到刚刚苍雪面上的异样,眉头微皱,他不放心的问道:“是否有什么事情发生?刚刚是谁射得箭,你可有看见?”

     “没有。”琉珂垂眸道,而后又抬起头来,十分苦恼似的皱眉咬牙,“要是老娘知道是谁,老娘一定把她大卸八块!”

     尽管看的出琉珂并没有说真话,轩辕胤寒却也没再多说,只是突然伸手轻轻抚上琉珂脏乱的面颊,指腹稍稍用力将上面染着的鲜血擦拭干净,他黑沉如墨的双眼紧紧盯着眼前这张魂牵梦绕的面庞,久久没有言语。

     感觉到轩辕胤寒的异样,琉珂有些手足无措,眼前的煞神好温柔,好奇怪,她无端的开始紧张,连目光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只觉得一接触到煞神那双深沉黝=黑的眸子,她就会面颊发热发红,似是要燃烧起来一般。

     想到此时他们还在城楼之上,在两军几十万兵马的众目睽睽之下,她顿时更是尴尬错乱不已,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别慌,我就看看。”心急火燎的混乱心思中,轩辕胤寒这才轻轻开口道,“十日之约,我虽到达,却还是苦了你坚守八日,便是情势所逼,我也难以原谅自己,若是我再晚一日到,后果不堪设想。”

     听着轩辕胤寒的声声自责,琉珂心头有酸涩淌过,他只字未提自己如何从火炮猛攻之下九死一生,未提如何避人耳目,安全赶到皇城,只是自责这八日时间的耽误,自责还未发生的可怕后果。

     琉珂轻叹一口气,笑着伸手拉住轩辕胤寒的手,道:“现在不是一切都很顺利吗,想那么多干什么,你没事就好,回来了就好,只可恨,我没能亲手为青儿报仇。”

     琉珂说着,狠狠朝暗卫手中抓着的轩辕彻瞪了一眼。

     轩辕胤寒也看过去,上前查看了一番如同死人却面色不改的轩辕彻,目光中闪过几道复杂的目光,眉头也紧跟着皱起,而后道:“无伤无痛,似中剧毒,却又未死绝,甚是奇怪。”

     “还活着,又死不了,这是什么情况?”琉珂凑上前去,惊异道。

     轩辕胤寒面色显得凝重,他拉过琉珂,道:“走,去龙崎宫。”

     答案,也只能在那里找了。

     等两人来到龙崎宫的时候,琉珂惊讶的看到此时的龙崎宫完全不像是两个时辰之前的样子,而是满满的一殿灯火辉煌,大门敞开着,他们缓缓踏入大殿之内,只看得那宫殿之中,金龙宝座之上,有深红色身影泰然安坐,她以手撑额,似是十分虚弱疲惫,那一身的光华盛装,也再撑不出往日一国之后的凌然之势。

     似是听到声响,龙青辛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恍若*间便苍老了的面容,鬓角皆已是满满的白发沧桑,一双眼睛沉重而疲累,眼中那深沉而复杂的深渊,令人心惊。

     琉珂心头一跳,此时的皇后和两个时辰前萎靡潦倒的皇后判若两人,心境也再次封闭,纳存千丝万缕的惆怅。她为什么要这样?琉珂看不明白,她只觉得这样的龙青辛很让人不安。

     “你们来啦。”她缓缓开口,似是已经等候多时,安静的样子,让人不知该如何回应。

     轩辕胤寒紧紧盯着上方的龙青辛,眼中也涌起海浪般一层又一层复杂的心绪,他缓步上前,一字一句的开口:“本王来夺这皇位,你精心为太子准备的皇位,终究还是落在本王手里。”

     龙青辛忽然轻笑,嘴角的笑意略显凄凉,她摇头叹息,“你总是这样,只要是想得到的都能拼力得到,但是得到皇位又如何呢,你根本不需要皇位。”

     她说着,声音又渐渐淡了下去,让人有些听不清晰,“为何要回来呢,活着,离开,多好……”

     轩辕胤寒微微皱眉,他直接省去了后面那些听不清楚的话,冷然道,“本王确实能够得到想要的一切,但前提是,皇后你不从中阻拦,甚至是,不加害本王。皇位有用没用,本王自然心中有数,无需皇后为本王操心。”

     “也是,事到如今,本宫多说也无用。”龙青辛无力的笑着摇头,忽然又抬眸直视着轩辕胤寒,微微凹陷的眸中似有厉光闪现,“但,无论如何,你终究是本宫的孩子,本宫知道,便是开口让你放弃皇位,已是不可能,本宫只求你,放过太子。”

     她说的极为恳切,从毫无掩饰的眼神中便可以看出。而这一句话却让轩辕胤寒顿时怒火中烧,他紧紧=咬了牙齿,额际有青筋跳动,眼中更是充斥着愤怒的火光。

     他扯了下僵硬的嘴角冷笑,道:“哼,到现在你还在护他,你说本王是你孩子,你可有一日养育过本王,可有一日将本王当做亲生!本王生死一线,你却盛装邀欢,你忘记了,你是皇后,这炎冀,只有太子才是皇后您的孩子,本王,不敢当!”

     他咬牙切齿的话,似是对着一个仇人,而非亲生=母亲,是怎样的隔阂才造成了十月血肉相连的母子,如今这般?

     琉珂紧锁着眉头看着轩辕胤寒和龙青辛,她多想读清楚两人的心底到底在想些什么,她明明感觉的到,明明看的明白,轩辕胤寒并非如此憎恨皇后,皇后也并不是这般无视亲生儿子,而护他人,但此时,他们碰撞之后,还是水火不容的仇恨,这其中,隐藏着什么?

     “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但我也只求你这一件事了,母后对不住你,也只能还你这一条性命,就当是换了太子的命吧。”龙青辛忽然开口道,说话的同时,她宽大袖袍之下的短刀已经紧紧抵在了自己喉头,她面色无波,眼中独留的也只有那番执意的请求和说不清的愁苦。

     在她拿起短刀的同时,琉珂和轩辕胤寒都不自觉的上前两步,想要制止,但已经来不及,那短刀毫不客气的刺在咽喉上,有圆滑的血珠颗颗滴落,将深红色的凤袍染的黑红。

     琉珂感觉到轩辕胤寒的身子都被气的颤抖,他浑身携着煞气,良久后才咬牙开口,“你以为你的命,在本王当真如此金贵!原来你盛装等待,是早已准备威胁本王,好庆祝太子逃出生天,哼,你倒是试试,你一国皇后自杀,会不会让天下人耻笑本王弑母之罪,这天下会不会因此而变动一分!”

     “本宫何曾这样想过,不过是想看看自己还有什么用处,救一条命,还一份情。本宫赴死,便当是随皇上去了。”她眼中期待之色缓缓散去,眼神变得涣散无力,手中的短刀却握得更紧,手腕猛的用力,便要朝下深深刺去,琉珂的心也在同时紧跟着拎起来,下不去。

     而就在此时,忽然有东西飞速朝前射去,精准无比的砸在那柄短刀上,龙青辛手腕一震,短刀随之掉落。龙青辛和琉珂两人都惊讶的看向垂眸捏紧拳头的轩辕胤寒,看着他忽然咬牙道:“将废太子带上来!”

     有人立刻将轩辕契带上宫殿,他被点了穴=道,不言不语,只冷冷瞪着轩辕胤寒。

     轩辕胤寒不看他,也不看龙青辛,只是继续冷声道:“放开他,让皇后和废太子离开,从此后,炎冀再无辛后,也再无轩辕契!”

     他的话让琉珂等人都不禁愣住,没想到他真的会答应龙青辛。而放他们离开,根本就是放虎归山!但他还是这么做了,看来龙青辛对于他来说,终究是母亲,尽管她伤了他这么多年,尽管她从未履行过母亲的职责。

     龙青辛面上似有泪水滑落,她张了张干枯的嘴唇,却什么也说不出,只能一步步缓缓朝前走去,在轩辕胤寒身边擦过,她走到轩辕契身边,叹息了一声,道:“走吧。”

     在场没人敢多说一句话,都只是静静的看着轩辕契和龙青辛两人缓步超殿门外走去,看着两人的背影在浩荡的军队中慢慢朝前走着。

     许久之后,殿外才听到轩辕胤寒冷冷传来的告诫声,“下次再见,本王决不手软!”

     这是什么意思,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琉珂也不知该说什么,她知道轩辕胤寒心中是最难受的,被自己的母亲用自杀来威胁放过自己的敌人,等待着另一场厮杀,他是经过怎样的挣扎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琉珂暗暗叹息一声,伸手扶住轩辕胤寒的胳膊,无声关怀着他,此时,他最需要的应该是身边人的信任和支持吧。

     轩辕胤寒缓缓转头看向她,目光交接,琉珂第一次感受到他如此脆弱的目光,当他卸下了一切的防备和冷硬,琉珂一眼看到的便是他童年的颠沛流离和数不清的厮杀拼打,对于他母亲的记忆,只有满满的悲愤和恨意。琉珂不禁心中一痛,原来他心底藏着的这么重,这么痛。

     她又紧紧抓紧了他的胳膊,而后缓缓将他环住,用全身的温度来温暖他冷清的心境。

     敞亮的宫殿内,两人静静依偎,相互取暖。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琉珂被他缓缓拉起,轩辕胤寒深深看着她,一字一句道:“我们回家。”

     回家,多么简单的字,却又如此的温暖,琉珂也觉得累了,那心口不断涌上的麻木惊痛让给她更加的疲累,她知道,她是该抓紧时间好好休息一下了。

     琉珂难得温顺的扬起一张小=脸,笑着点头,似是饱满绽放的樱花,轻=颤摇曳。

     轩辕胤寒伸手环住她,将她圈禁在自己结实的臂膀里,而后一步步朝宫门外走去,而就在两人走到宫门口时,突然觉得似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琉珂一感觉到异样,立刻抬头看向轩辕胤寒,等待着他的回应,同时,轩辕胤寒也停下脚步,冷静的环视周围,良久后淡淡道:“是幻术。”

     “幻术?”琉珂转头去看,这才发现,此时他们所在的地方竟是突然变得一片虚无,那身后满殿的富丽堂皇,身前的几十万士兵都已经消失不见,周身的一片虚无渐渐变成白茫茫一片,两人恍若置身于云端,飘渺无力。

     琉珂心中隐隐不安,急道:“是谁在搞鬼?出来!”

     “是本宫。”有人淡淡应答,而后,便见前方一片白芒云雾中,有月黄身影缓缓踏步而出,出现在两人面前,她面上带着浅笑,手中还抓着一把半月弓,冷冷睨着靠在轩辕胤寒怀中的琉珂,嗤道:“箭没射死你,本宫只好用幻术困死你了。”

     她说着,又转头看向轩辕胤寒,冷笑道:“王爷,漫离也不想如此对你,你要知道,漫离一直是想要帮助王爷夺得皇位的,奈何王爷不离她身,本宫也没有办法。倒是王爷,将漫离骗的好苦。”

     棣绣儿无视两人怪异的表情,继续道:“没想到她竟然还活着,王爷以为这件事情能够瞒得住吗,你以为我会放任她逍遥的活在这个世上吗!”

     她越说越激动的话,琉珂听的没头没脑,眉头紧紧皱起,看得出来,棣绣儿现在激动的情绪正是因为自己,但是她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难道是因为自己露出了真容?

     琉珂不明所以,只能将疑惑的目光转向轩辕胤寒,看着此时轩辕胤寒比刚才更是强忍怒火的样子,周身的气流都开始不安的波动翻涌,他肯定清楚棣绣儿说的是什么意思!

     见琉珂一脸的疑惑疑虑,轩辕胤寒的隐忍暗怒,棣绣儿了然,她忽然仰头轻笑两声,声音带着鄙夷的尖锐,她目光直直的盯着前方的琉珂,看尽那一张熟悉的风华面庞,带着蚀骨的恨意,“原来,你是忘记了!你忘记了五年前的一切,忘记了自己手中沾上的鲜血,忘记了自己是早该下地狱的事实!哼,也对,若是没有忘记,如今怎么还有脸面活在人世间,站在这里!”

     棣绣儿忘忽一切的大声训斥,她一手直指向琉珂,脑海中随之冒出的是她五年前在她生命里留下的点点滴滴,那是她这辈子永远不可能磨灭的印迹,她将她所有的一切都掩盖,将一切的殊荣都夺走!谁能知道,当这个女人那样悲惨的死在自己眼前的时候,她是多么高兴,高兴的几乎疯狂,这辈子,她再也不需要退让在这个女人的光芒下,再也不需要接受她似是怜悯的赠予!

     但是就在刚才,这张脸突然出现在城楼之上,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她如同见鬼一般的惊恐,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活着,忘记了一切的活着!她凭什么!

     棣绣儿清美的月容被超乎理智的愤怒扭曲得变形,她指向琉珂的指尖随着自己的胸腔剧烈的起伏,染血眸子变得恐怖,一字一顿道:“你,钟离珂儿,早该死去,碎骨成灰!”

     被她这样疯狂的乱说一气,琉珂先是觉得莫名其妙,想要反唇相讥,将她祖宗十八代都拖出来乱骂一通,但却在她说出“钟离珂儿”四个字的时候,她忽然怔住了,不知为何怔住,只觉得这个名字如此的熟悉,如同早就陷在了骨血里,一经提起,便和她的心脏同震,奇怪的连她自己都不知该作何反应。

     她迷糊的低声轻吟着这四个字,“钟离珂儿……钟离珂儿?是谁,她是谁……”

     琉珂猛的抬头直视棣绣儿,迎上那根指向自己的手指,问道:“钟离珂儿是谁?跟我有什么关系?”

     “钟离珂儿不就是你自己?”意识到琉珂如同白纸一样的记忆,棣绣儿恍然轻笑,笑的鄙夷讽刺,花枝乱颤,“呵呵,很好,你不是都忘记了吗?那本宫就帮你好好回忆一番,你五年前是怎样的残忍凶恶,不择手段,你背叛族人,毁灭神物,手上沾了数不清的鲜血,更重要的是,你还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哈哈哈,你的父亲被你活活气死!这一切你都忘记了吗?”

     “住口!”

     一直隐忍着没有开口的轩辕胤寒忽然沉声开口,两个字如同承载了天地磅礴之气,汹涌散开,可以看见有一道猛烈的罡气以一种虚无的厉光直直射向棣绣儿,那厉光带着绝杀之气,将四周飘渺的白雾都震的波动一番,摇摇欲坠。

     棣绣儿面色微变,而后又释然,她轻笑着看那凌厉的罡气朝自己射来,却在接触到她的身体时忽的变得柔软如水,悠悠穿透而过,将她身后的白雾震了震,她却完全无碍。

     “王爷,激动了么,我的话还未说完,或许接下来的话是王爷最想隐瞒的吧,王爷想要杀人灭口?呵呵。”她笑容明媚得意,“可是王爷,此处是我的幻阵,你便是武功盖世,也不能动我丝毫,我劝你还是不要浪费力气,乱用武力的好。”

     而此时,琉珂却再没有心思管两人的拉锯战,想着刚刚棣绣儿所说的话,她的心口开始一阵一阵的疼痛,脑海中也不自觉的有画面急速闪现,她看不清楚,只看得到那片段中无处不在的红色血光,那绝望而残忍的厮杀咆哮……那似是脱离于自己,却又深深嵌在脑海深处的画面,如此的混乱,将她的脑海搅的生痛,如同有千百把叶片薄刀在她脑中随意穿刺划过,痛苦难言!

     【一更,啦啦啦~~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求评论求勾搭求支持,额还缺啥没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