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96 一起偷东西
    克妻王爷,刁妃难养,096 一起偷东西

     綦岳轻松一笑,又露出孩子般书爽朗的笑容,听到他的声音,琉珂转念便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才不再说什么,安安静静跳下了比武台。舒悫鹉琻

     “那便开始吧。”

     比武又成了正常的两两比试淘汰,这两人的对决关系着,前三名的名额。

     琉珂坐在下面紧张关注着比武台上的状况,虽然是清楚了綦岳的用意,却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綦岳的功夫比不上那个阴毒副宫主。

     比武台上,随着副宫主身法的矫健诡异,綦岳的动作也更加的快了,快到人眼都根本不能捕捉,这样的速度,并不是高手常年练武用内力支撑的快速,而是他生来就有的速度,羽人的速度!这样的速度,就是琉珂都没有见过,没想到綦岳的速度竟然可以达到这般,根本捕捉不到一个正常的身影啊!

     片刻之后,比武台上的两个身影突然安静下来了,所有观战的人也在刚刚綦岳惊人的速度下都忘了眨眼呼吸,这时两人一停下,才一个个用力呼出一口气来。

     上方,綦岳正抓着副宫主的长锤一端,与之对峙。

     就在这时,琉珂注意到,对面的副宫主眼神开始动了,似是有潮涌在眼中流动,逐渐深陷成穴,转头却见对面的綦岳丝毫不动,她大惊,难道綦岳还是中了邪术?

     还没等她看清楚,那个副宫主突然身动,手中长锤朝前猛的击打推去,想要和刚才击打苍雪一样,将綦岳打成重伤,但就在这时,众目睽睽之下,大锤前方的蓝色身影却是忽然不见了,不见了去哪了?众人目光一通搜索,便见有身子忽然直直倒下,撞在地上,而那个身子背后,一身蓝衣,笑容爽朗的綦岳却静静立着,没有丝毫受伤的痕迹。

     众人又重重呼出一口气,刚刚那千钧一发的惊险场面,还真是容易让人惊怕不已!

     琉珂松一口气,迎上綦岳看过来的笑意蓝眸,也释然的笑了笑,看来羽人的真实本领,还有很多她不了解的。

     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相对于所有人对于比试精彩的满足喟叹,二皇子的面色却是黑如锅底,他冷冷看向下方琉珂和綦岳的方向,忽然觉得这个女人留着,对他来说是一个错误!

     琉珂自然知道,綦岳突然出来和那个副宫主比试,就是为了替自己解决一个劲敌,除了他之后,后面的比试对于琉珂来说简直是如鱼得水,连战两局之后,她便和青离帮帮主一同站在了比武台上,准备决出最后的最强者,也就是这一届的武林大会的武林盟主,享受着最为高贵的名望待遇。

     高高的比武台上,琉珂昂扬而立,一头飞扬的乌发和一袭白衣形成鲜明的对比,而那张神采飞扬的小=脸之上,也是满满的自信傲然,这个长得如此鲜活美丽的女子,站在这群雄所居的比武台上,竟是丝毫都不奇怪。

     众人的目光再次彻底的焦灼在这个美丽的身影之上,看着这个如此独特的江湖女子,美艳爽朗而又带着一身凌然之气,便是得不到这武林盟主的位置,经此一战,这个叫琉珂的女子也已经名扬四海,被天下人所知晓。

     “真没想到,先前的一面之缘后,本帮主竟还会和姑娘在此相见。”

     青离帮帮主依旧面色淡然肃穆,一身青衣带着身居高山的凌然之气,确实是个不简单的人物,琉珂在心中暗暗评价,只是她不明白,这么厉害的角色,怎么会认了离蒼国太子这么没用的主子呢?

     她这么想着,当下就问出了口,“帮主可否告知在下,你选主子的标准是什么?或许,在下可以应聘则个。”

     “这就不劳姑娘费心了,看招!”

     青离帮帮主朗然问候一声,便飞快朝琉珂攻来,琉珂自然早有准备,腰间弯刀迅速翻飞于掌心之上,旋转着递到青帮主身前,一白一青两个身影便如此迅捷的打斗在了一起。

     不再是飞快的看不清动作的身法,而是实打实两相对决的奇妙招式,每一招都似是精确到了毫厘之间,一刀一剑在两人手中如同羽毛一般,挥舞成让人眼花缭乱却有惊心动魄的招式,剑光刀影在半空中刷出闪电般的光芒,冷厉之下,是生命决杀的搏斗!

     众人看的津津有味,期待着这一场最终比试的胜利。

     此时,琉珂也乐在其中,难得可以遇上一个好对手,她清楚自己的武功要在不断地对打历练之下才能有所精进,正好她还不能攻破七星诀第四层,就在这场打斗中搞定吧!

     这样想着,她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开始踊跃跳动起来,对于剑光的冷厉也感到莫名的兴奋,兴致勃勃的与青帮主火拼。

     一个回身倒勾,那直直刺来的长剑已到了琉珂心口之外,她大惊之下猛的后退,险险避开后,胸口处的衣襟也被划出一道口子,碎了一块白布。

     她嘴角轻扯,却连气也未喘一下,便蹬脚飞身朝上,手中弯刀却是先一步抛至半空,飞旋如一轮明月,带着兵器独有的杀伐之势直射对面的青帮主。

     被逼之下,青帮主迅速低身躲避,身子旋转弯绕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矮身躲过之后便反身朝前射=出,却在身形还未稳定之时,却竟见眼角白影已经飞身欺近,纤手轻点,他便再不能动弹。

     琉珂轻笑一声,伸手收回被抛起飞速旋转的弯刀,往腰间一插,而后又上前帮其解穴,抱拳道:“得罪了。”

     “在下输的心服口服,恭喜琉姑娘,夺得武林盟主之位。”青帮主微笑道,战败之后,也是一派高手气度。

     精彩到惊心动魄的比赛,将众人的神识都牵扯着一时难以归位,所有人愣愣的看着上方已经停止打斗的两人,多了好久之后才齐齐发出一声重重的唏嘘声,而后便是热烈的讨论声。

     有人率先鼓起掌来,似是在为琉珂夺得武林盟主的宝座感到由衷的赞扬鼓励。

     感受到众心捧月的高级待遇,琉珂心下也变得满足充实,自豪感油然而生。

     “呵呵,朕也要恭喜琉姑娘夺得宝位,裕德,宣旨吧。”离蒼皇在一片热闹的掌声中,突然开口道。

     闻言,站在一边的太监总管立刻领命上前几步,展开手中的金黄色圣旨,朗声道:“此次比武大会,感召天下江湖侠客一展其能,勇夺宝位,侠女琉珂,武功奇绝,夺得武林盟主之位,实数实至名归,朕感念其英勇,赏良田万亩,城西府邸一处,黄金千两,封爵位,赐号安。钦此!”

     圣旨宣读完毕,又惹来众人一阵艳羡的赞叹议论之声,都知道皇上会对武林盟主加以褒奖,却没想到会是这样高的嘉奖。便是一个女子也能封官加爵,在离蒼国来说,还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但今日能够在琉盟主这样的女子身上破了这个规矩,也是当得。

     加官封爵,琉珂不感兴趣,只不过这么多牛叉哄哄的头衔盖在头上,好像也很是受用,这样一来,她以后在各地混的时候也就方便许多了。

     然而,此时的琉珂却不知道,这一场盛大的武林大会,她因此名扬四海,声名远播的同时,带给她的,也是全然暴露的身份故事,吸引而来,也是不能避免的一次又一次惊心动魄的生死劫难,这一场转折,让她的人生全然颠覆。

     但毕竟,这是后话。

     比武大会终于结束,琉珂也如愿取得了自己的该有的成绩,虽然这成绩并不代表自己的真实水平真的已经达到了武林盟主的高度,这其中,还有几个门派相争,皇族相争之下而未能现身的高手,或是根本不将武林盟主放在眼中的世外高人。

     当晚,琉珂等人被邀请在宫中休息一晚。

     她自称劳累,早早关门睡下,却在天色完全黑透之后,悄悄从房间窗户跳出,溜了出去,她早就对白日里煞神的表现感到十分的不能理解,所以她一定要去看看煞神到底是什么情况!

     琉珂轻巧的身子在夜色中如风般飞速而走,如愿冲破了七星诀第四层功法之后,她的伸手更加的灵活,轻功也更是灵便。不过片刻,她就摸着夜色找到了轩辕胤寒所居住的宫殿。见外面并没有人守着,甚至是连之前一直跟着煞神的暗卫们都没有藏在暗处。

     打探了一遍周围的情况,她这才小心翼翼的朝宫殿大门而去,想了想,又转到了另一侧墙,来到了窗户下面,她悄悄打开窗户,透过黑暗的夜色看进宫殿里面,皱眉,咦了一声。

     “竟然没有人?煞神人呢?”她不甘心的一把掀起的窗户来继续看。

     “你在干嘛?”身后突然的清冷声音将琉珂吓了一跳,她猛的回头,在看到背后的那抹亮白的身影时,这才重重小吁出一口气来。

     “苍雪是你啊,吓死我了。”她拍了拍胸口,上前离得近些,又将苍雪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道:“你没事了吧,白天被那货打了一拳,受了不轻的内伤啊。”

     看着眼前熟悉的小=脸,看着她面上千变万化的表情,似是这一张艳=丽的脸永远有变幻不完的生动灵气,苍雪忽然觉得心口处有什么东西被填的满满的,黑暗中,他失了些血色的嘴角也缓缓弯起,拽过琉珂在他身上四处检查的手,轻声道:“我没事,师父已经替我疗过伤。”

     “啊,没事就好,不过你伤势刚好也要早点躺着睡啊,这么晚了还往外面跑什么!”

     琉珂一本正经的责备着,苍雪清冷的目光却是淡淡扫视她一遍,道:“你又在这干嘛?”

     “啊?哦,那个,我出来散步,哎呀晚上吃的太饱了。”琉珂眼神飘忽着抚着肚子哎哟了几声,反手就抱住苍雪的胳膊朝反方向走去,“对了,你既然是离蒼国三皇子,都不知道请我吃顿饭,明天必须得补上,啊,今天月亮好圆!”

     苍雪被她拖着转身,却在转身扫过身后那处宫殿时,眼中闪过一道深光。

     他将琉珂带到一处石凳上坐下,开口道:“我与你一样,也觉得轩辕胤寒十分奇怪。”

     没想到苍雪都猜到了自己的想法,琉珂愣了一瞬之后也不再掩藏,一拍大=腿,道:“是吧!你也这么觉得!今天煞神好奇怪的,这么久没见了,他再生气也不至于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吧,但是,我看的出来,他确实是煞神,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中邪了?”

     “我也不知道,我昨日才刚到宫中,与轩辕胤寒碰面之后,他也未向我问起你的行踪,还……或许是他早就知道你的近况了吧。”

     苍雪猜测着开口道。

     琉珂却是不信,“不可能!我身边有什么人,我最清楚,绝对没有煞神的暗线!哎,本来想今晚当面质问他的,却有不知道人跑到哪里去了。”

     她想了一会,又忽然抬眸对着苍雪道:“对了,你回来皇宫,应该是为了虎蛟肉吧?”

     “是的。”苍雪知道也根本瞒不住她什么,便开口解释道:“虎蛟肉虽然是被称为替父皇治病用的,但是虎蛟肉对父皇的病并无用处,此时不过是一味珍藏的宝物而已,我本想取了虎蛟肉便去找你的,却未想你先一步来了。”

     “取?嘿嘿,不就是偷!”琉珂透亮的眼睛狡黠一笑,“不如,我们现在就行动怎么样,有我这个雷达在,肯定能分分钟找到虎蛟肉,送到你手中。”

     “你……”苍雪愣了愣,正害怕着琉珂会不会惹出什么事端来,话却被琉珂给堵了回去。

     “别你啊我的了,我先走一步咯!”

     琉珂说着,便迅速飞身而去,苍雪见状,轻叹一声,只好跟上。

     黑夜中,两道白色的身影在浓墨中划开两道干净纯粹的弧线。

     浓黑之中,树丛之后,却有一个与黑夜融为一体的黑影缓缓走出,在黑夜中静默不语。

     琉珂和苍雪两人的轻功自是不一般,琉珂凭着超强的直觉感知,直直飞身朝着一处守卫森严的地方而去。

     暗黑的夜色之中,很快两人便落在一处宫殿屋顶之上,遥目看着这一片宫殿中,唯独一处亮光的地方。

     夜风扫过琉珂的乌发,在月光的照耀下划过一道绚烂隐约的光芒,凉风吹过她的面颊,似是吹进了她的脑海中,吹得她脑中如湖水轻荡,似是有什么相似的画面在脑海中闪过。

     她皱眉,伸手揉向太阳穴的位置,而后摇了摇头,侧身看向旁边熟悉的身影,眼神变得有些迷糊。

     “怎么了?”苍雪轻声问道。

     琉珂又使劲皱了皱眉心,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觉得以前我也有过跟你一起站在宫殿的琉璃瓦上,看前面宫殿的灯火,呵呵,难道我还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不成。”

     听着琉珂迷迷糊糊的话,苍雪却是眼神不经意的晃动了一下,他紧张的上前一步,抓=住琉珂糅太阳穴的手,道:“别想了,没有的事,我们一起下去。”

     苍雪冷静淡淡的声音将琉珂脑中的诡异画面给驱散了一些,她这才笑了笑,道:“我没事,走吧!”

     说着,两人相携,飞身而下,朝对面的宫殿处飞去,轻轻落在对面宫殿的屋顶之上。

     一落地,琉珂就好奇的趴在屋顶上,伸手去掀琉璃瓦,琉璃瓦下,灯火通明之中,琉珂一眼便看到里面所珍藏的数不清的珍宝,她大喜,拉过苍雪来看,“里面好多好东西啊,我去给你偷来,光偷虎蛟肉的话也太划不来了!”

     她说着,就掀开琉璃瓦要下去,却被苍雪拦住,“别动,我去解决。”

     琉珂停下动作,便见苍雪忽然飞身而下,在宫殿门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就将在门外守着的数个守卫给点住了。琉珂眨巴两下眼睛,也跟着跳下去,惊叹道,“欸,我发现你受伤之后,功夫更上一层楼了呀!”

     说着,她便大摇大摆推门走入,然后迅速的将里面的珍宝一扫而空,将衣裙前摆兜的满满,她转身朝苍雪炫耀,“这么多,你看有没有你要的虎蛟肉。”

     苍雪无奈的看着她,目光在她衣摆上的各种宝贝草药上扫了一圈,上前将无用的草药拣出随手扔到地上,道:“这些你都用不着。”

     “其金花,离错木,都不要么?我可是找了好久都没找到的。”琉珂不舍的看着被扔到地上的珍贵草药,依依不舍,却还没等她捡起来,就已经被苍雪牵着往外离开。

     琉珂一边使劲兜着身上的草药,一边道:“欸,你慢点,虎蛟肉找到了吗?”

     “拿到了,快点离开,一会会有换班的守卫来。”

     两人这才快速离开,刚隐身呢到另一座宫殿后面,便听到前方有次序有致的脚步声想起,琉珂拍了拍胸口,道:“幸亏你是内部人员,不然又要经历一场血腥拼杀了。”

     说完,她自己愣了愣,奇怪,她干嘛要说又?

     【飞飞很认真的过了劳动节。。。亲爱滴们,乃们真懒,连点几下首页推荐都懒得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