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90 命悬,隐约记忆(求订阅)
    克妻王爷,刁妃难养,090 命悬,隐约记忆(求订阅)

     琉珂也不看他脸色,懒懒起身朝洞穴那边走去,掀开混乱的树杈看了看,见这里竟是一个天然的茅厕,地上一个洞,前面一片空,多跨一步就能堕入悬崖深渊,命丧黄泉。舒悫鹉琻

     “我滴个亲娘哎!”琉珂拍着胸口大步往后退,“拉个屎至于这么惊心动魄么!”

     她无语的瞥一眼灰杉男子,道:“算了,我憋着就是,不过我饿了,想吃烤鸡,有没?”

     她话音刚落,眼前便有一个白色的东西砸过来,她伸手险险接住,便听灰杉男子道:“只有馒头,委屈王妃暂且充饥。”

     琉珂无语的看了看手中的白面馒头,好像是有点饿了,但她还是忽然心一狠,将馒头扔到地上,撒起泼来,“我不吃馒头,我要吃烤鸡,必须是泉聚阁的烤鸡!”

     顿了顿,又道:“我知道,你用我来要挟轩辕胤寒,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想求他,你既然认为我值得作为人质,那你也必须得保证我过的舒服,养的肥胖,不然你们到时候的谈判肯定得崩!”

     琉珂信誓旦旦的说着,似是铁了心只为了一只烤鸡,对方久久没有回应,等了好一会,琉珂才听到灰杉男子起身的声音,他不阴不阳的声音毫无起伏,“在下这就去给王妃寻来烤鸡。”

     闻言琉珂心下一喜,待到灰杉男子走到洞口时,她急忙往外张望,庆幸着他竟然这么放心的走开了,却发现洞口,灰杉男子横着手臂,手臂上不知何时停了一只信鸽,他放了个东西上去,信鸽便扑腾腾飞走了。

     琉珂又是一阵失望,他竟然还有一手,连洞穴都不出去,这是真的要看着她整整两天吗?

     “你不用打那只信鸽的主意,信鸽是早已喂了血蛊的。”灰杉男子走进来,见琉珂垂眸深思,“好意”的提醒道。

     琉珂愣了愣,抬头看着他不屑的切一声,“谁要抢你的鸽子,我只是在想你怎么那么麻烦,直接烤了这只鸽子吃不就完了!”

     说完,她也不再理会这个黑心男,安安静静坐在一边打起坐来。

     过了一会,琉珂似是听到洞口有声音响起,倏地睁开双眼。

     却在眼睛睁开的当口,忽的眼前灰色身影一闪而过,胸口轻震一下,琉珂便被点了穴=道,动不能动,说不能说。

     她暗暗咬牙,唯一能够动弹的眼睛紧紧盯着那个灰色的身影,看着他走到洞=穴=门口,然后她看到一个身着黑色短打的男子飞身而下,落在洞口。

     “主子。”那人声音低沉,带着南方人特有的平舌音调,琉珂皱眉,极力转着眼珠子去瞥洞口的外来人,瞥了半天,却最多也就只能看到那人的下=半=身装束,看到那人脚上穿着的帆布长靴,鞋上还算干净,可以清楚的看到靴子上的标记。

     琉珂很是认真得瞧着那一双靴子,想要从上面看到一丝半点的可用信息来。

     不过来人待得时间太短,将东西交给灰杉男子之后,便又纵身一跃,消失在洞口。

     灰杉男子拿着油纸包着的烤鸡进来,走到琉珂面前,极其美味的烤鸡肉=香立刻将琉珂引得目光都直愣愣的发亮,肚子也不争气的叫嚷起来。

     灰杉男子看了看她,倏地伸手解开了她的穴=道。一被解开穴,琉珂就急切的嚷嚷,“还真是泉聚阁的烤鸡啊,快给我快给我,饿死老娘了都!”

     她拿过烤鸡大快朵颐,似是这世上除了吃烤鸡之外再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灰杉男子见她终于安分,这才满意的又重新回到自己的石桌上,悠闲的品起茶来。

     琉珂一个劲的啃着烤鸡,但掩藏在烤鸡之下,那双犀利的琉璃眸子,却是直直盯着三米之外的灰杉男子,眼中光芒明灭,带着明白的笃定光芒。

     这之后,琉珂也不再浪费口舌,浪费精力想着逃出去的办法,她知道,现在自己内力被封的情况,就算逃出去了也上不了悬崖,搞不好还会落个粉身碎骨的下场,她只能安静的等,或许会等来煞神,或许会等来苍雪,或许是綦岳,是炎轩,也或许谁也找不来,那她就只能坐吃等死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就在琉珂吃完睡,睡完吃的米虫日子过的正欢时,灰杉男子忽然拽着她的衣服便朝外走,而此时的灰杉男子已经换了一身装束,褪去灰色的长衫,换上一身青衣锦袍,琉珂觉得倒是更适合他这种不阴不阳的气质。而令她不能理解的是,他换衣服就换衣服吧,竟是连面具都一起换了。

     算了,反正都是假的,她也懒得管,琉珂被拖着到了洞口,划拉开错综复杂的树杈,迎面就袭来一阵刺目的白光,琉珂伸手挡住一部分白光,看着外面的天色应该是早晨,想了想抬头道:“去上面等人?”

     “嗯。”男人不痛不痒回了一句,“抓紧了。”

     话音刚落,琉珂便被整个抓起离地朝上空跃去。男子的轻功极好,手中只抓紧了一根藤条,便借力飞速登壁而上,片刻后便带着琉珂双脚稳稳落在地上,他们身后,便是万丈悬崖。

     琉珂后知后觉的拍了拍胸口,不满埋怨道:“你还真有自信,万一掉下去怎么办,我可不想和你死在一起。”

     “现在也不会让你死。”男子懒懒说了一句,便朝前走了几步,站在原地看了良久,忽然弯身从地上捡了一些碎石,起身五指翻飞轻撒,手中石子极快飞射而出,被一一打进地里几个位置。

     琉珂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的动作,她知道他是在排阵法,她跟师父学过阵法,也能看透一些常见的阵法,但是就看着眼前这个似是随意埋下的阵法,她却是一时间看不明白!

     不好!琉珂忽然想到了什么,心下一惊,他在排布阵法,是为了谁而准备的?难道今天轩辕胤寒真的会过来救她?这个男人如此不简单,煞神若是过来被算计了怎么办!

     琉珂着急的不行,心里不禁大骂起来:煞神这货看着挺精明的,原来是个蠢货么!明明知道是被要挟还要就范,我这么聪明的人还要你来凑热闹!

     骂过之后,她又暗暗琢磨起脱身的办法,现在在悬崖边上,机会难得,如果在煞神来之前就走人,应该就行了吧!

     “终于来了。”

     突然,神秘男人淡淡开口,琉珂一惊,也跟着抬头看去,却见面前由远及近正有一小队黑色的身影正以奇快的速度朝他们的方向奔来。

     琉珂眨巴了两下眼睛,睁开眼再去看时,便清楚的看见那不是飞奔,而只是脚步懒懒前迈,但那速度却是快的难以琢磨。她抬眸去看,视线上移,看到的却是一幅十分诡异的场景,四个身着一身劲装黑衣的男子面蒙黑巾,肩上抬着竹轿踏步如飞。竹轿之上,懒懒斜躺着一个人,亦是一身黑衣,外袍裹身,长长的黑发随着黑袍一起随风摆动,面上覆着一张遮住大半张脸的银色面具,嘴角扯出一个傲视天下的弧度。

     这个人,不是炎轩是谁!

     琉珂在短暂的惊讶后,却是不禁重重吁出一口气来,还好不是煞神。

     她将目光移到神秘男身上,见他也是神色一动,眼中有不敢置信的神色。他看着已经走近停下的竹轿,好不容易才调整了神色,上前两步,笑道:“不知炎教主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竹轿之上,炎轩缓缓支起身子,闲散慵懒的像是出来游玩一样。而面具之下,那双犀利的眸子却先是直直扫向了琉珂,目光交接,琉珂几不可察的朝他点了点头,他这才转向神秘男子,朗声笑道:“阁下抓了本座的人,本座自然是来要人!”

     神秘男瞳孔微缩,神情却是不变,继续道:“哦?原来炎冀国摄政王妃是炎教主的女人,在下实在不知,但在下留着王妃还有用,请恕在下不能卖炎教主这个面子,等在下办妥了事情,这个女人,在下定会亲自奉到教主门上。”

     “喂!什么他的你的!老娘是东西吗!让你们给来给去的!”

     琉珂不满的一边朝前走着一边嚷嚷,即便被锁了内力的声音不够洪亮,但迫人之势仍旧。

     她大步朝前走着,似是真的被气得不行,直到脚下所过之处,突然平地生起一道狂沙帘幔,猛的从地下窜出来,竟是带着磅礴之气,将她整个人都冲撞得后退两步,只能隔着越来越厚重的黄土卷沙,和对面的炎轩相对而望。

     琉珂心下惊了一惊,她走过来只不过是想见识下这个阵法的厉害之处,却没想到最里端的一个石子已经让她再不能前进一步,若是四周沙尘同时蹦出,岂不是要将整个地面都掀起,逼她后退至万丈深渊?

     她不动声色的倒吸一口气,不敢再轻举妄动。

     看着这忽然生出的阵法,炎轩的心下也是一紧,他紧握住竹轿一端,压制着内心的愤怒,又忽然整个人飞身而起,落在面黄沙对面,与神秘男子直直相望,声音冷了几分,“本座不管你意欲何为,这个女人,本座现在就要带走!”

     他说话如同神祗下令,让人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对面的神秘男子自然知道炎轩的厉害,他顿时全身紧张戒备,口中却仍不退缩,“如此,那在下也无话可说了!”

     他话音一落,便见面前一身黑衣的炎轩已经一跃而上,飞扬展开的硕大黑袍冷狂如飞鹰展翅,猛烈攻势下而散发出来的浑厚罡气迎面袭来,让他骇然,而随之感应到罡气的袭击,底下早已埋好的阵法竟是倏地一跃而起,将厚积薄发的狂沙黄土倾数扬起,飞射向半空,一时间几乎全部被激起的阵法中,黄沙漫飞,凶猛直冲天际的粗狂飞沙,直将三尺之外的琉珂逼的朝后连退几步。

     飞沙漫射=入眼,激起的龙卷风般狂躁的气流,还一个劲的逼她后退,一只手猛的踏空半步,琉珂大惊,回头看到从脚下滚落而下的几个碎石,看着下面那一片茫茫深渊,琉珂吓得心都漏了一拍,连忙用尽全身的力气定住在当地,缓缓蹲下=身子,侧身迎着疯狂的飞沙朝前移动两步。

     在一片黄沙飞滚狂涌下,琉珂似是听到有隐隐的打斗声传来,她捂着脸,极力眯开一双眼睛,看那黄沙隐约之下,一黑一青两个身影极快的飞旋缠绕,而那黑影所过之处,激射=出黄沙的地面竟是出奇的平静下来,过不多久,琉珂也觉得眼前的风沙小了一些。

     眼睛稍稍睁大一些,琉珂才看清,炎轩的身法甚是奇妙,两人打斗在一起,速度快的她根本都难以捕捉,飞舞的黄沙之下,视线模糊,琉珂看着,不知为何,却隐隐觉得有些熟悉。

     神秘男子自然不是炎轩的对手,不过二十招之下,在炎轩几乎已经破了阵法的同时,神秘男子也早已无力抵挡他极其凌厉霸道的招式。

     终究,炎轩一拳严严实实落在神秘男子胸口,他有些单薄的身躯便整个都被拍打后退,连退了数丈之后,才单手撑地,吐出一口鲜红的鲜血,染红了一片黄沙。

     炎轩一身黑衣凌然,狂黑的衣袂在黄沙疾风中飞扬,他俯瞰一眼倒地的神秘男子,却是没再管他,转身朝悬崖边上走去。

     他大步朝琉珂的方向走来,强大的身躯鼓动着飞扬的黑色的长袍,狂傲的气息竟是连地上飞沙走石的汹涌都震慑住了。他走到唯一留下的两处的黄沙风暴面前,袖手一扬,劲猛的罡气便将飞卷的狂沙顿时抑制停止,如熊熊烈火般的狂沙被浇熄,琉珂所面临的压迫感也顿时解除。

     她看着迎面走来的炎轩,心中不知怎么觉得很是安心。正要朝前几步迎上去,却突然见炎轩身后的地上,有此起彼伏的东西滚动上涌,似是热浪翻滚的水泡,她面色一变,张开口就立刻大叫提醒,“小心身后!”

     她话音刚落,就在炎轩转头的同时,那身后地面上无端汇聚到一起的石子竟是从地上黄沙中突然凭空射=出,数道凌厉如子弹的石子顿时崛起了连续三丈之远的黄沙瀑布,凶猛如兽的狂杀不可抑制的涌动席卷,越来越多的黄土集聚道一起,比刚才的凶猛只劲强了不下百倍!

     琉珂甚至可以感觉到她脚下所踩的土壤正在一点点的被卷走,变得稀薄,土壤中的石子也如同听到神灵的召唤,尽数涌起,那一块被包围的地面开始躁动不安,隐隐颤抖,琉珂心中开始惊慌,她没想到,真正的杀招是在这里,即便这沙石阵法被破解,但破解之后的飞沙卷石也一定能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忽然,杂乱的视线中,琉珂看到脚尖前一寸之处,有细细的裂痕正在不断的扩大变长,她大惊,连忙顶着浑厚的风沙朝前快走几步,而后整个人便猛的扎进了一块坚硬胸膛上。

     琉珂捂着鼻子抬头去看,灰蒙一片的沙石相隔之下,那一张烈焰面具低头正凝视着自己,那双深黑的眸子露出一丝担忧,薄唇轻启,道:“怎么样?”

     “我没事,我们快出去,啊!”

     她话还没说话,突然脚下一空,竟是整个人都朝后倒去,悬崖边上那一角土地也随着飞速下落。

     耳边有疾风紧贴着扫过,刺骨的凉意带着迷茫将她全身笼罩,琉珂忽然想起,她这是第二次*悬崖了,不过这次不比上次,上次她没被封住内力,上次身边有追下来的煞神,琉珂胡乱的想着,好像有一点想煞神了额!果然人是要在绝境的时候才能有心思想起些个什么人来。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腰间覆上来一只大手,琉珂倏地睁开双眼,几乎和上一次重叠的景象令她差点产生错觉,抬头看着近在眼前的黑色身影,目光上移,却是一张银色面具,面具上,一双深黑的眸子紧紧凝视着她,那深沉的黑色,关切的担忧,又让她一阵错乱,这般熟悉的感觉,好像不止一次。

     “给我抓紧了!”耳边似是听到一声急切咬牙的疾呼声,琉珂却觉得脑袋有些昏沉。

     她有些恍惚的撇开目光去看身下,入眼的是一片白茫迷雾,而她脑海中忽然跃出了和此时这般相似的场景,白茫茫一片中,她脑袋沉沉,却似是感觉到有人紧紧托住她的身子,大声的叫着她的名字,叫她醒醒,叫她什么也不要听,不要听什么?不要听白雾中对面那个女人的尖锐的声音吗?

     琉珂突然觉得头疼的厉害,那本是昏沉的脑袋也如同飞卷的狂沙般混杂着旋转的乱搅,将她的每一根神经都牵扯紧绷,像是即将要断掉。

     脑袋中神经的痛觉也随之传达到四肢百骸,琉珂感觉到像是有无数的虫子正在自己的体内不断地啃噬着她每一寸的身体,一点一点,连骨头都要碎裂成灰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