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66 南宫玉指证
    克妻王爷,刁妃难养,066 南宫玉指证

     琉珂嘴角轻勾,转头问凌宇忌,“漫离公主现在在哪里?”

     “今日一早便去罗府祝寿了。舒悫鹉琻”

     走的还真是速度啊,也是,王府里都没男人了,她还留着干嘛,还不如拎个人去做顺水人情,顺便除了自己这个眼中钉。

     琉珂目光中乍现出了然而凌厉的光芒,她稳稳将手中的茶杯掷于桌上,道:“走,去罗府,既然都欺上门来了,本姑娘当然要奉陪到底!”

     刚走了几步,又转过头来看向默默跟在身后的苍雪,皱眉道:“你受伤未愈,就不要跟去了。”

     苍雪抬头看她一眼,没说话,直接擦过她朝前走去。

     琉珂尴尬的摸摸鼻子,只好仆从似的跟上。

     罗府之中,此时已然红灯高挂,一派喜气热闹。

     待琉珂到的时候,晚宴已经开始,有下人将她迎到后院,便见几乎所有宾客都坐在搭建好的戏台前,津津有味看着戏,而正中间高坐的便是炎冀皇。

     琉珂眼中顿时亮出一道光芒,而后又慢慢隐下,她上前不动声色的叩拜行礼,假意与人寒暄两句之后也就落座。

     一切在表面看来都无任何问题的场景,但其中杀气诡计却都在隐隐躁动。

     琉珂端坐在自己位子上,垂眸,嘴角微勾,静静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攻击。

     “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让我进去!我要进去!我是南宫玉!我要见皇上!”

     院子门口细碎的声音隐隐传来,而几乎是同一时间,炎冀皇便抬起头,朗声命令,“是何事,上前来说!”

     啧啧,演得也太过拙劣!琉珂暗嗤一声,面色不变的随着众人的目光看向院子门口,看着那一袭紫衣的南宫玉袅袅而来,身子如薄纸,面色如惨玉,像是摇摇欲坠的花瓣,惹人怜爱。

     只是这衣服穿的太仔细了点,发髻盘的太精致了点,实在憔悴得不够到位。

     琉珂认真地在心底指头画脚,却见刚走进来便一眼盯上自己的那双美目,含着眼泪,竟然还能瞪住这么有杀伤力的一眼,还真是当演员的好料子啊。

     南宫玉猛的在龙座面前噗通跪下,大声道:“皇上,请为臣女做主啊!”

     “你扰乱罗相的寿宴,还让朕给你做主,你倒是说说看你有什么冤屈,若是说不出来,那朕只会杀了你,给罗相做主。”炎冀皇的声音很是平淡冷静,将本是十分激动的南宫玉吓得猛的瑟缩一下。

     她不敢再哭哭啼啼,连忙端跪起身子,恭敬道,“启禀皇上,臣女是南郡王的次女,南宫玉,本该嫁给熠王,却在婚嫁之日被人陷害,关押至今,臣女拼了命逃出来,却不想臣女的名字身份却被她人利用,此人用心歹毒,欺骗王爷,欺骗皇上,谋害臣女,实在可恶,所以臣女不管如何也要来揭发歹人的真面目,以免造成祸患!”

     她一字一句说的甚是义愤填膺,说到最后,早已忍不住抬头瞪向一边的琉珂,眼中有血红之色充斥。

     她话语一落,在场中众人也立刻惊讶的倒抽一口气,院子里立刻传出不断交头接耳的唏嘘声,一个个朝琉珂的方向瞥来各色目光。

     而众人目光之下,琉珂面色始终如一,甚至还保持着最为高贵从容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