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4 人老皮厚
    克妻王爷,刁妃难养,014 人老皮厚

     很快,队伍就到达了行宫门口,这是南郡王一家暂且居住的地方。舒悫鹉琻

     马车一路无阻行进行宫之中,在西边一小宫殿前停下。

     “请王爷。”

     轿外有人高呼,琉珂掀开轿帘,便见外面已经整整齐齐站了一队人,静静等待,站在最前面的中年男子,面上虽有风霜痕迹,眉目间仍显锐利,琉珂静静打量着,都不需要读心,她就知道此人就是南宫迹,也是意图杀她的人,因为她明显感受到了南宫迹身上散发出的杀气。

     身边,轩辕胤寒缓缓起身,躬身要走出去,琉珂也整理了下妆容,跟在他身后。

     前面轩辕胤寒忽然停下,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不要暴露身份。”

     琉珂默然,顷刻间明白了煞神的用意。

     帘子掀开,两人一前一后出现在马车前,轩辕胤寒一跃下马车,琉珂本能性的想要跳下去,忽然意识到自己此时饰演的身份,只好按捺住冲动,等着人上前来搀扶。

     “郡主,老奴来扶您。”一十分慈祥的声音响起,琉珂转头,便见一白须老头走到马车下,伸出手来。

     那微笑和蔼,似是爷爷对孙女的**爱,但琉珂却一眼就读懂了他内心的杀意,她瞳孔微缩,紧盯着伸出来的那只手,看到了里面一点异色。琉珂心中冷哼一声,假意伸出手去,却在刚要两手相接之时,她忽然整个人朝下面扑过去,下一刻便听到她伤心的啜泣声。

     “王叔,玉儿好想你,呜呜……”

     突然的变故让众人面色各异,南宫迹神色微变,先和轩辕胤寒互相施了礼,这才上前牵过琉珂安慰几句,老泪纵横道:“回来便好,咱们进屋去坐,今晚有玉儿你喜欢的厨子做菜,哦,老夫糊涂了,如今该叫王妃才是,王妃恕罪。”

     “父王折煞玉儿了,玉儿始终是父王的女儿。”琉珂面上戚戚一片,心下却是各种鄙夷,想她自己都算是脸皮够厚的好演员了,没想到还有像南宫迹这么能演能装的人,真是人老皮厚!

     寒暄了好一会,几人才在饭桌上坐下,准备用午膳。

     “呀!王爷,臣妾的绢帕落在马车上了,王爷去帮臣妾取来如何?”刚坐定,琉珂忽然一惊一乍道,想要支开轩辕胤寒的意图十分明显。

     轩辕胤寒深深看了她一眼,终究还是点点头,一声不吭走了出去。

     如此和谐的一幕令饭桌上所有人都惊呆了,南宫迹眼中更是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轩辕胤寒一走,琉珂立刻道,“你们先退下,本王妃有私事要与父王说。”

     四周人乖觉退下,就连苍雪也不例外。

     “怎么,本王的好女儿,现在还有什么要对本王说的吗?”人一走,南宫迹也不再伪装,他斜睨着琉珂,眼中尽是防备之色。

     琉珂粲然一笑,道:“南郡王是顾忌我的吧,你只想着让我做替死鬼,却没想到替死鬼还能活过来,并且活的这么滋润,但是,反过来说,我活的滋润,可不应该让王爷放心才对,若是我的身份被揭穿而死,那熠王可不会这么好说话,放过王爷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