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1 雪华珠,五脏俱伤
    克妻王爷,刁妃难养,111 雪华珠,五脏俱伤

     “咳咳咳……”

     忽然,有咳嗽声在一片狼藉中响起,轩辕胤寒突然冷冻住,站在那里愣了愣,而后忽的面色大变,飞身朝前方奔去,在一片狼藉的最外边,看到一身黑衣的綦酝儿正急切的抱着已经瘫软在地的琉珂,而琉珂却只是费力的咳嗽,似是要将五脏六腑全部都咳出来!

     轩辕胤寒猛的惊醒,不能自持的飞扑上去。舒悫鹉琻

     他眼神如闪电般极快的将琉珂身上扫视了一遍,在没有看到显著的创伤之后,稍稍松了一口气,想到这应该是琉珂早有安排,在爆炸的前一刻,让綦酝儿以极快的速度拉出了火海才没有受到牵连。

     看着琉珂面色不对,咳嗽的声音也渐渐弱了下去,轩辕胤寒连忙上前。

     “阿珂!珂!”

     他急切的摇了两下,看着琉珂迷迷糊糊的一个劲的咳嗽,已经被完全熏黑的脸上,一双眼睛迷迷糊糊的睁开,似是不满的瞥了一眼他,而后又无力的紧闭了双眼,彻底昏了过去。

     轩辕胤寒心下一跳,伸手覆在她身上,用内力探入她的身体内,在她全身经脉油走一周天之后,浓眉倏地皱起。他面色黑沉,忽然从綦酝儿手中接过琉珂,抱在怀中便起身欲走。

     綦酝儿吓了一惊,连忙开口问道:“你,你要带琉姐姐去哪!”

     闻言,轩辕胤寒这才注意到在一旁的綦酝儿,急切中转过身来,道:“阿珂之前是不是嘱咐过你要做事情?”

     綦酝儿不知所以,愣愣的点头。

     “照她交代的去做,她现在五脏六腑被震伤,左臂旧伤复发,必须要立刻医治!伤愈之后她自然会回来!”

     说完,他再不耽误片刻,抱着琉珂便飞身消失在夜色中,綦酝儿在原地急的胡乱跳了两下,终究还是没有追上去,听了轩辕胤寒的话转身朝营地走去。

     綦酝儿到了营地之后,便发现苍轻已经在门口急切的等着,一看见她的身影便立刻追上来,急的音调都提高了几分,“你们去哪了,怎么才回来!琉珂人呢?”

     綦酝儿本来心中就慌乱,一听到苍轻急切高调的声音更是慌乱不已,她神色躲闪了几分,犹犹豫豫的开口,“我,琉,琉姐姐她被人带走了,让我先回来。”

     “什么!”苍轻惊呼一声,抓=住綦酝儿的肩膀,厉声道:“被谁抓走了?”

     “不是,是琉姐姐在地下埋了炸药炸那些尸体的,然后自己受伤了,被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带走医治了,琉姐姐叫那个人,轩辕,轩辕胤寒!”

     綦酝儿总算冷静了些,将问题说明清楚,苍轻却是更加急切,道:“琉珂受伤了?那他们去了哪里,你怎么不先追上去?”

     “我,我怎么知道!他走的那么快!”綦酝儿被问得急了,跺着脚大声道:“你干嘛这么凶的吼我,我也想追上去啊,但是琉姐姐之前就吩咐我让我先回来办事的!哼,你以为我想回来看到你吗!”

     说完,她将手中一个玉瓶扔向苍轻,恶声恶气道:“琉姐姐让你把这个交给你三哥!哼,我去找琉姐姐去!”

     “回来!”苍轻一把抓=住转身欲走的綦酝儿,无奈缓和了些语气,道:“你都不知道他们在哪,去哪里找!不过,琉珂让你带来的这个是什么东西?”

     綦酝儿倒是不走了,却还是憋着一口气,撅着嘴道,“我怎么知道,琉姐姐只说,要我在天亮之前将这个东西交给你三哥,说他看到了自然就会明白的。”

     闻言,苍轻微微皱起了眉头,而后眸色深了深,似是想到了什么,他神色立变,转身便朝着主营的方向走去。

     綦酝儿疑惑的看着他飞奔而去的背影,也跟了上去。

     到了营帐中,见苍雪还是如前几日一般,在薛怜儿没有力气痛苦呼叫的时候,他便静静坐在一边,闭眼打坐,即便他全身被琉珂所下的软骨散,没有解药,根本不能动弹分毫,更不能用内力逼出,苍雪就这样静静坐在那里,就如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冷静的可怕。

     苍轻急切的直接走到苍雪的面前,伸手展示着手中的玉瓶,大声道:“三哥,你快看看这是什么,琉珂说要在天亮之前交给你的,你看看,是不是你要的雪华珠!”

     闻言,苍雪立刻睁开双眼,诧异的看了一眼苍轻,苍轻将玉瓶打开,倒出里面一颗白色的珠子,似是珍珠又似是白玉,通透荧光,细看之下,还有一层浅浅的华光环绕,一看便不是凡物。

     苍雪在看到这个珠子时,面色便不再淡定,他抬头看向苍轻,厉声道:“琉珂呢?她为什么不亲自送到我手中?”

     一看到苍雪的神情,苍轻便已经证实了心中的猜想,这个珠子必定是雪华珠无疑了,但是琉珂为什么没有亲自来,他要不要告诉三哥呢?

     “哼,琉姐姐来不了了,她受了重伤,而且这个我看这个珠子肯定对琉姐姐的伤害不小,她伤势都好的差不多了,但今天休息了之后,左臂却突然受了重伤,一碰就痛,我好像都看到了她手臂上都流血了。”

     赶过来的綦酝儿在一边冷冷开口道,看着苍轻手中的雪华珠的眼神也带上仇恨。

     “手臂突然有了伤?”苍雪垂眸喃喃,忽然便觉得头脑清晰起来,他知道,他就知道,原来琉珂又是早有算计。

     雪华珠有治愈修复的神奇疗效,而这个珠子竟是一直都在琉珂的身体里,那她体内必定有所重创,而一旦雪华珠离体,旧伤便会复发,琉珂取出雪华珠,左臂的重伤必然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

     这两日,外面所有的情况他都清楚,琉珂大战敌军,也身受重伤,便只是为了在将雪华珠拿出来旧伤复发之前,能够让磬城脱离困境,此时,她又重伤不知所踪,他竟是只能待在这里,什么也不能做!

     想到此,他心中一痛,低声自责:“琉珂用心良苦,我竟曾有一刻怀疑过她。”

     说着,他忽然抬起头来,本是清冷的双眸中都染上血红的厉色,厉声对着苍轻道:“快去找软骨散的解药!我要去救琉珂,快去!”

     苍轻被如此反常的苍轻吓了一跳,下意识道:“解药我有,但是,我也不知道琉珂现在被轩辕胤寒带去了哪里。”

     “不行,无论如何,我也要去找,琉珂身受重伤,我不能让她因为我有事。”苍雪根本听不进去劝,见苍轻从腰间拿出一瓶解药,他立刻抢过来,服下,似是下一刻便要冲出营帐,去寻找琉珂。

     见状,綦酝儿冷嗤一声,上前夺过苍轻手中的雪华珠便强制放到苍雪手中,道:“找什么找,琉姐姐还未必想要见你呢,我知道琉姐姐的意思,她虽然让我将雪华珠交给你,却并不是她想要救这个女人,不过是为了你而已,哼,琉姐姐做了这么多,你现在还不按照琉姐姐的心意,处理好这颗雪华珠,这样你就对得起琉姐姐忍痛取出雪华珠的恩情吗?”

     闻言,苍雪顿住,低头看向手中的雪华珠,片刻之后,他才冷静的开口道:“罢了,苍轻,去将虎蛟肉、仙虫草、青棘血、离恨香准备好,我要先救治怜儿,这是琉珂的意思。”

     苍雪的突然冷静让苍轻怔愣片刻后,这才应了一声,转身前去准备。

     此时,在百里之外的扶猷国,一处处于地下的宅子里,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恐怖阴森的气息,其中一个房间内,更黑的没有一点生气,人置身其中,便仿佛深埋在了与世隔绝的地底之下,时不时吹过的一丝阴凉冷风,更先森然。

     而此时,却有沉稳单一的脚步声一步步响起,更是让冷寂的一片黑暗中显出牵扯人心的慌张骇然。

     那脚步声渐渐走进房间中,再走了几步,忽然有闷闷的声音从一个地方传来,脚步声停止,在黑暗中极目看去,便见拐角处有一阵细微的摩擦声响起,而后,整个房间都立刻亮起一片昏暗的绿色光芒,将本就黑暗森冷的房间照的更是可怕,如同冥界。

     幽暗绿光之中,可以看到,那摩擦声传来的地方,正放着一个长长方方的石棺,棺盖缓缓开启到一半,而后便忽然有一个身体半折着,豁然坐起来,那人如同木偶般倏地转过头来,看向脚步声所有之人,绿光下,那本是涣散无神的黑眸忽然亮了几分,血红的唇角在雪白的面上扯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棣绣儿缓缓开口,道:“你来了。”

     粗粝而低沉的声音还带着尖锐,携着刺骨的幽风,如同实质的冰针刺进了身体里,毛骨悚然。

     棣绣儿的对面,一个只是从始至终都冷静站立的身影,一袭藏青长袍,长袍下绣复杂暗纹,整个人静静立在昏暗绿光之中,却独有一份傲然之气,绿光之下,那棱角分明的脸上,五官如同白玉雕刻而成的完美,面容比常人更要白=皙些许,而眉宇之间所凸显的,却是一派的高贵清冷,特别是那双狭长而深邃的眼眸中,透着难以捉摸的悲悯、孤独、漠然,让人看着不禁心痛,再看时,却又根本看不懂分毫。

     他静静站在那里,忽然唇角轻扯微笑起来,笑容暖意融融,再搭上那双深邃的眼眸,却才让人明白,这笑容不过未达眼底的假笑。

     “你一生高傲,竟会练习至毒至冷的黑巫术,倒是令我惊讶。”

     男子的声音也是清冷醇和如美酒,话语中带着几分玩笑,几分清冷肃然。

     棣绣儿闻言垂眸冷哼一声,“我沦落到这个地步,都是被逼的,哼,我……”

     她话说到一半,忽然捂住了胸口,停顿了片刻,才更是压低了声音道:“呼延锋,你难道不想知道,我叫你来所谓何事吗?”

     “我确实好奇。”被唤作呼延锋的男子轻笑一声,转头找了个位子坐下,才继续道:“你身负重任,游访他国,为何会在此地停留多日,这世上能够令你在意的事情,并不多啊。”

     棣绣儿笑了笑,“也只有你能如此了解我,呵呵,那你猜猜,这世上还有何人能让我因她滞留不去?”

     “何人?”呼延锋想了想,忽然大惊,抬头直直的看向棣绣儿,疑惑中带着隐隐的不安。

     “你猜到了什么?”棣绣儿更是笑的得意,“呵呵,这世上能够令我在意的,也只有她了。”

     “不,不可能,棣绣儿,你胡说什么!她早已不在,你已经得到了她的一切,你还想做什么!”呼延锋忽然起身沉声厉呵,神色间再无刚才的淡漠冷然的高贵。

     棣绣儿神色一暗,鲜红嘴角的弧度却是越扯越大,她冷笑,“呵呵,果然一提到她,你还是会如此激动不正常,这么多年,你还没有忘记她,可是,她活着,对你来说才是最痛苦的事,不是吗?哈哈,那你听清楚了,钟离珂儿,就是钟离珂儿,她还活着,活得好好的,她此时就在离蒼国,我这幅德行都是被她害的,她竟然没死,你高兴吗?哈哈哈她竟然没死!咳咳咳……”

     暗绿光芒的暗室之内,棣绣儿疯狂的笑声森然冷厉,却又透着一股不甘和哀伤。

     呼延锋整个愣住了,他虽然不相信这个事实,但棣绣儿的表现却让他不得不相信,相信一个已经能够死去的人还依旧活着的现实,他顿住了没有说话,等棣绣儿狂笑之后又止不住俯身咳嗽,他这才整理好了表情,冷静道:“离蒼国?我去找她!”

     “咳咳咳,站住!”棣绣儿强忍住胸口剧痛冷声叫道:“呵呵,呼延锋,你以为我叫你来告诉你这件事情,只是为了让你去找你心爱的女子,而后双宿双=飞吗?你信不信你前脚一走,长老们便立刻会知道她的行踪,知道是你救活了她,违背了神谕!你即将登基为王,难道能甘心你所做的这一切付诸东流,成为背叛族人,违背神谕的罪人?”

     呼延锋顿住,直直的立在那里,却是整个身子僵硬的似是在隐隐颤抖,终于,他缓缓转过身来,冷冷看着棣绣儿,“你到底想干什么?”

     “族长大人生气了么?”棣绣儿本是纠结狠辣的惨白的面容,忽然又缓和下来,而后渐渐轻笑起来,笑容妖=媚,“呵呵,我可以装作不知,让你去见她一面,但你需得替我医治,并且替我护法十日。”

     她冷静的提出条件,看着呼延锋的背影,眼中充满了自信笃定。

     果然,那藏青身影半响后转过身来,面无表情走到石棺旁,冷冷道:“你修炼的是黑巫术,我用白巫术替你医治,你必须要承受极致的痛苦,你果真要这样?”

     “咳咳,废话什么,我五脏俱裂,也只有你能够以最短的时间帮我修复,痛又如何,呵呵,难道你还会同情我吗?”

     棣绣儿转头冷笑着睨他一眼,眉心有淡淡的落寞。

     呼延锋没有再说话,闭眼施起术法来。

     棣绣儿苦笑一声,也闭起双眼,下一刻,整个房间内便又恢复成一片黑暗昏沉,阴风阵阵中只容了两个心思各异的人。

     ————这里!分割线!————

     离蒼国东南边境的齐云山上,春日风光独好,远离了北国的萧瑟冷然,更具勃勃生机。

     而山顶之上的,一座木屋里,琉珂也醒来有一日的时间了。

     这里的空气风景甚至是所住的木屋都和她三年前跟着师父所住的灵山都十分相似,琉珂很享受这里的好风景,但只限风景,除了人!

     时辰已经到了午时,琉珂听到有稳健的脚步声响起,她立刻黛眉一竖,连忙盖住被子就倒在竹榻上,她听的出来这个脚步声是谁的!

     半响后,脚步声走进木屋内,而后顿了顿,耳边便又想起饭碗碟子碰撞在木桌上的声音,她闷在被子里不说话,也不想看外面的人一眼。要不是现在身体未愈,她早就跑的远远的,也不需要再见到这个人了!

     饭菜拜访完毕,而后便又想起了几声脚步声,直到声音渐渐低沉消失不见,琉珂又等了几分钟,被子下面,一双灵动的双眼转了转,这才一下子掀开被子坐起来,不满的低声抱怨,“闷死我了!”

     “闷死了还要盖着,你是咎由自取。”有带着笑意的声音沉沉道,吓了琉珂一跳,她抬眸看去,却见轩辕胤寒正站在木屋的门口,轻笑着看着自己,细碎的金色阳光在他身后衬出一道天然的金色屏障,将他俊朗而又邪魅的笑容渲染的更是乱人心神。

     琉珂在不禁呆愣了片刻之后,这才反应过来刚刚的声音不过是他做戏假装而已,再看向那张魅惑人心的俊美笑颜时,却觉得十分无赖气人,琉珂撅嘴冷哼一声,暗自腹诽着轩辕胤寒这货真的是越来越死皮赖脸、幼稚无聊、无所不用其极了!自从她醒来之后,她就没有再理会过他一句,并且她暗暗发誓,以后也不要再理会他!

     虽然,她现在看着那张笑脸所憋着一肚子的气,很想破口大骂狠狠发泄,却还是强行忍住了,她用力瞪了一眼轩辕胤寒,坚决不开口说一个字。

     轩辕胤寒毫不介意,他知道琉珂因为自己骗她而生气,但幸好没有让她想起太多,攻破拭忆符,从而毒性破符而出,只要她没事,一切都还是好的。他轻笑着上前几步走到琉珂面前,道:“就算再怎样生我的气,还是先吃饭要紧,你不是已经很饿了吗?”

     琉珂瞪他,老娘不饿!

     轩辕胤寒温柔的笑着,一双深黑的眼眸中都染上了光泽,他眼色微微向下指去,看向琉珂双手的方向,琉珂愣了愣,也随之看去,竟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将饭碗拿在了手中,她暗暗狠狠闭了闭眼,在心中叹息自己的不争气,竟然连思想都支配不了灵魂了!

     “咕,咕!”

     就在这个当口,她肚子适时传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叫声提示,说明了一切,琉珂懊恼愤懑的捂住肚子,大叹自己的不争气,连脸都憋成了绯红色。

     轩辕胤寒更是笑得*溺,拿起筷子又将边上的美味佳肴尽数夹进琉珂的碗里,笑道:“饿了就吃吧,你先吃一口,我便出去。”

     琉珂闷然不作响,而后又狠狠的扒拉了一口饭包在嘴里,扬起脸来傲然的朝轩辕胤寒扬了扬眉,示意他说话算话。

     轩辕胤寒无奈的看了看她,又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水放在她面前,道:“喝点水慢慢吃,别噎着了。”

     说完,他这才转身朝屋外走去。

     琉珂看着他放下的一杯水,愣了愣,而后又撇撇嘴,没有说话,举起碗筷便大快朵颐起来。

     正要吃完,便听到门口有脚步声响起,她一愣,连忙放下碗筷抬头望去,便见一身白衣白胡子老者走进来,她顿时吁了一口气,笑道:“药仙师叔祖你来啦!快进来坐进来坐!”

     药仙抚了抚胡须,笑着大步走进来,精神矍铄的样子完全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老。

     “丫头感觉恢复的如何了,你这若不是有我云霄殿的内功护体,怕是五脏六武早就被震碎了,那样便是神仙也救不了你啊,你这丫头也太胆大!”

     药仙和蔼的笑着指责,琉珂也不回嘴,傻乎乎的笑着,她知道,面前这个药仙是师父的师叔,是个长辈。

     不过她在意的不是这些,一开口便就转移了话题,急忙扬出了脖子问:“药仙师叔祖,你不是说帮我查看查看现在离蒼国的战况吗,现在怎么样了?”

     “你这丫头操的心真是多。”药仙无奈轻笑了几声,想了想便开口道:“你放心,此时离蒼几位皇子的战况还没到最后,不过城池占据的变动倒是挺大,四皇子和二皇子结成一派,占据了北护城、鲤城、吴城、修城、骑西城,三皇子和五皇子占据磬城、频城、吉安城、石城,两军此时正在石城和骑西城对峙,下一个阵地,便就是离蒼皇城了,战局短期内不会有所变动,足够你好好养伤。”

     【求月票!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