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3 看好戏,惹桃花
    克妻王爷,刁妃难养,103 看好戏,惹桃花

     着急之下,他连忙伸手制止住琉珂的动作,道:“不用,我已经通知了暗卫,一个时辰内定会找到这里,先等等!”

     轩辕胤寒说话都急促了几分,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过,顿了顿才道:“刚刚服了青棘血,需得运功调息一番才可。舒悫鹉琻”

     琉珂一听觉的也有道理,便点了点头道:“也对,你功力恢复一些之后上路也好。”

     说着,她上前将轩辕胤寒扶做起来打坐,自己也在一边闭眼打气坐来。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轩辕胤寒周身开始有热腾的白气冒出,面色在淡淡的白汽之下,也显得红=润许多,不过片刻,他缓缓收势,微微嘘出一口气,这才睁开双眼,再次凌厉的双眸迅速朝着四周扫视一圈,最后定格在旁边正在打坐的琉珂身上。

     此时的琉珂还紧闭着双眼正在努力的调息,但面上的表情却不似轩辕胤寒那般轻松,眉心紧紧的皱起,面上也似是有痛苦之色。轩辕胤寒看着,似是想到了什么,心下大骇,他快速移动到琉珂身边,便立刻感受到她周身散发出来的冷冽而混乱的真气!

     这是什么回事,轩辕胤寒大为惊慌,但琉珂已经入定,他不敢打扰丝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的他只能紧张的在一旁静静的守护等待,看着琉珂此时纠结痛苦的表情,他暗自懊恼,心下不断责备自己之前没有考虑周到。

     过了好一会儿,琉珂猛的睁开双眼,眼睛瞪得大大的,似是在硬憋着什么,而后她倏地的俯身吐出一口鲜血来,鲜红的血液喷洒出去,立刻将面前一堆火焰浇灭了些许。

     “怎么了!”轩辕胤寒一手托出已然摇摇欲坠的琉珂,一手便撑在她肩上,掌心紧贴,用已然恢复一些的内力探查她体内的情况,内力在她体内运转一周,竟是惊骇的发现她体内有两股强大的力道相抗,一股便是在陵墓中所中之毒,另一种,却是拭忆符的力量!

     他惊疑不定,眉心也紧紧皱起来,他刚刚竟是没有想到,拭忆符的力量不可小觑,它能够压制琉珂体内那般厉害的蛊毒,自然也能将今日所中之毒压下,而琉珂强制用青棘血暂且解毒恢复体力,两道截然不同的力量相撞,定会有损体内真气,混乱气血。

     而此时,只有想办法先将琉珂体内的拭忆符稳住,再解毒才行。

     想到这里,他这才低头对琉珂轻声道:“你先睡一觉,等醒来就好了。”

     早已没了力气的琉珂微微勾唇一笑,而后缓缓闭上双眼,当做同意,见她闭上双眼,轩辕胤寒这才伸手将她全身经脉封住,防止真气乱窜。

     就在琉珂沉沉睡去的当口,洞外忽然响起嘈杂不一的脚步声,有人的声音响起,“王爷!王爷!王妃!”

     是淳于墨的声音,轩辕胤寒眼睛一亮,立刻大声道:“本王在这!”

     他话音一落,几乎是同时,淳于墨便带着几个暗卫大步冲进来,一看到两个主子的情况,更是大骇,连连吩咐暗卫将主子扶起来,往营地的方向而去。

     轩辕胤寒琉珂回到营地之后不久,便又随着全军回了皇宫,而琉珂却始终都没有醒来。

     离蒼皇宫=内,卧室中,轩辕胤寒紧张的看着还依旧昏睡的身影,见苍雪诊治完毕之后,连忙问道:“怎么样?”

     “我的药没有任何作用,拭忆符是你用强大的内力种入的,不能轻易根除,也不能根除。”苍雪的面色也好不到哪去,他顿了顿,又道:“我去求师父来看看,一定会有办法的。”

     说着,他便起身往屋外走去,刚要出口之时,却听身后轩辕胤寒低沉的声音传来,“多谢苍兄了。”

     苍雪脚步一顿,语气无波道:“我只是做我想做的罢了。”

     说完,他便扬长而去。

     苍雪一刻也不耽误,直接去找此时还未回去雪域的薛栗。

     此时的薛栗正在屋中煮茶,一派淡然如沐清风的样子,像是入定之人一般,身心冷静悠然到了极致,乍看之下,不难看出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和苍雪一样的云淡风轻的气质。

     苍雪也不禁放慢了脚步,在煮茶的矮桌前停下,却是不敢打扰师父煮茶,静静等在一边。

     不过片刻,薛栗便开口问道:“什么事,说吧。”

     “请师父救一个人,现武林盟主琉珂。”苍雪丝毫不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道。

     薛栗无声轻笑,手下的动作却不停止,“为师可是记得,你虽得了为师医术上的真传,却从来不喜施以救人,怎么如今变得这般积极了。”

     面对师父玩笑中隐隐的斥责,苍雪垂眸,道:“此人是徒儿的朋友,徒儿是一定要救她的。”

     闻言,薛栗缓缓抬起头来看他,眼神缓缓飘转细看,如同煮茶般细致入微的看,许久,才盯着苍雪,开口道:“莫非,你喜欢那个女子?”

     在薛栗的柔和却无遗漏的目光下,苍雪也不抬头,默然良久,才应道:“是,徒儿喜欢那个女子。”

     “所以,便当徒儿求您,请师父救她。”

     “铛!”的一声惊响,立刻将两人的目光引向门口的方向,却见薛怜儿正呆愣着保持手中端着盘子的姿势,不可置信的看着苍雪,而她的脚下正碎了一地的瓷碗。

     苍雪看了一眼,便淡漠的转过头来,重新看着薛栗,坚持等待着她的回应。

     薛栗幽幽叹息一声,道:“为师之道了,一会你带为师去看看便是。”

     “多谢师父。”苍雪躬身行了一礼,“徒儿先行告退。”

     薛栗点头,见苍雪转身离开,似是根本没有朝着门口的薛怜儿撇上一眼,她无声叹息,嘴角也似是牵起一点无奈的笑,她起身缓步走到门口薛怜儿的身旁,轻抚着她的肩膀,笑道:“别难受了,早知道对你也好。”

     “呜呜,娘亲!”听到薛栗的声音,薛怜儿也即刻回神,刚刚的冲击让她再也不能忍受,猛的靠上薛栗的肩头大哭起来,“娘亲,师兄,师兄他,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呜呜……”

     薛栗一手轻拍着薛怜儿,轻声安慰,“好了,别哭了,男人毕竟是男人,都是一样的,呵,都是一样的,早点知道对你也好……”

     她轻拍安慰了一会,将薛怜儿那张梨花落雨的小脸抬起来,轻轻擦掉脸上的泪水,道:“走吧,随娘亲去看看你师兄所中意的女子。”

     薛怜儿闻言哑着嗓子轻哼一声,“不要,我为什么还要去看她!娘亲你也不要去,她竟然抢了我的师兄,被毒死了才好!”

     她恶狠狠的诅咒着,响起琉珂那张艳=丽而傲然的脸庞,心下更是气愤不已!

     将薛怜儿全部的表情都看在眼中,薛栗微微摇了摇头,轻声道:“怜儿,你错了,此时你需得更冷静些,你是雪儿从小看着保护大的师妹,雪儿也只是你一个人的师兄,你喜欢他,便要了解他,了解他一切的喜好,知道他想要什么,这样,才能让别的女子看到,只有你是在真心实意的喜欢着他。”

     薛栗说着,又缓缓将薛怜儿纳入了怀中,抬头看向门外的景致,眼神也变得飘渺,“至少,这个世上,也只有你是最了解他的,你可以让他得到所有的一切,也可以让他在一夕间便一无所有。”

     “娘亲,你在说什么?”薛怜儿疑惑的开口,立刻换回了薛栗早已远飞的神识,她笑了笑,道:“没事,我们走吧。”

     薛怜儿看着薛栗奇怪的表情变幻,心中虽然也有百般疑惑,但却选择都深埋在了心底,她知道,娘亲肯定是又想起了爹爹才会这样的,她听不懂娘亲话中的意思,但是她相信,娘亲说的都是对的。

     一个时辰后,琉珂房间内。

     昏迷了许久的琉珂在脑袋的阵阵昏沉下缓缓转醒,她幽幽的睁开双眼,几张鲜明的面庞便立刻闯入眼中。

     “怎么样,还有哪里不适?”苍雪第一个轻声问道。

     琉珂张了张嘴,发现喉咙干涩的发不出声音,这时綦岳适时的端来的水杯送到她面前,琉珂笑笑,喝了一口水后才开口道:“我应该没什么了,我这,又是睡了多长时间?”

     “两天了!”綦岳咋呼道:“还好你醒了,不然我就要带你回族里找长老救你了!”

     琉珂抱歉的笑笑,抬头在屋子里搜索一圈,见屋中几乎什么人都有,连躲着远远的薛怜儿都来了,可是,为何不见煞神的影子?

     “摄政王已经没事了,你不用担心。”苍雪看出了琉珂的意思,开口解释道。

     琉珂脸上掠过一丝不自然,挥了挥手道:“我担心他干嘛!他可是金刚不坏之身。”

     “不要高兴过早。”人群外,有声音淡淡的传来,琉珂抬头看去,见一边收拾着手边的药材,一边背对着她开口的灰衣女子,正是苍雪的师父,薛栗。

     苍雪连忙回头紧张的看着自己的师父,无声询问。

     薛栗转过头来,看着琉珂道:“你虽然身上的毒已结,但余毒未清,要靠你自己慢慢运功逼出来,切忌过激动作,本人倒也不是谁都能求来的。”

     她说着,便拿着药材东西,转身欲走。苍雪也立刻恭声道:“师父慢走。”

     被无端训了一顿的琉珂眨巴眨巴眼睛,虽然心下不满,却也没说什么,毕竟这冷面的域主也是苍雪的师父,而且听她的意思,还是苍雪去求来的,连苍雪也没办法的毒,看来她又让苍雪操心了,想了想,她抬起脸来,笑嘻嘻道:“辛苦你了,苍雪,以后我一定好好保护自己,绝不生病!”

     苍雪被她这一招自动请罪,弄得连准备好的话都不知道如何说出,也就轻咳了两声,走到一边去了。

     而边上的綦酝儿才不会管谁是谁的师父,见薛栗一走,便立刻轻哼一声道:“什么烂神医,这么凶巴巴的,像谁欠了她银子似的,哦,是不是我们没给她足够的诊金啊!”

     琉珂无奈闷笑,人家神医,怎么可能在乎银子。抬头见苍雪也没怎么计较,她瘪瘪嘴,也就没开口替酝儿圆话。而有一人却不会轻易放过,大声斥道:“你大胆,竟然敢如此说我娘=亲!”

     一直在角落里的薛怜儿突然恶声恶气的自己的娘=亲正名,而事实上也不过是想要找个契机发泄而已,她刚刚一直眼睁睁的在旁边看着被所有人关心包围着的琉珂,看着师兄对她无微不至大关怀问候,她早已怒火冲天,几乎将她全部的理智都烧着,而就在听到綦酝儿对她娘=亲丝毫都不尊重的评判时,她便再也忍不住,怒声呵斥!

     所有人这才注意到边上的薛怜儿,都看着以为是两个小女孩间的吵闹,想要劝说化解一番,却不想綦酝儿根本不买她的帐,继续道:“我说的有什么错,大夫就是大夫,大夫就要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我只是说的大夫,又没有说你的娘=亲,你如果不喜欢听,可以回去让你=娘=亲不要再出来当大夫啊!”

     綦酝儿喜欢斗嘴是大家都知道的,但若是对方在她嘴下支撑不住的后果是什么,大家都难以想象,看着薛怜儿已然被气的手脚发抖,颤着身子都说不出话来的样子,顿时都无限同情。

     见状,苍雪只好走出来,扶住薛怜儿,轻声道:“好了,你也回去休息。”

     虽然师兄走过来扶住自己,但却不见他帮自己说上一句话,薛怜儿又急又气的盯着苍雪看了一会,看着看着,所有的愤怒却又瞬间转变为无限的委屈,眼泪也就这么随着汹涌而下,哭着趴在苍雪的怀中,抽泣不断。

     琉珂看着眼前的这场闹剧,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直接倒下盖住被子继续睡觉!

     第二日,琉珂早早便起来想去看热闹,今日可是他的仇人现世报的好日子!

     宫门口,此时已经列了长长队伍,一致的盔甲着装,一眼看去,倒也有几分凌厉气势。队伍之前,苍郁一身黑铁盔甲,将他浑身的阴郁之气显得更沉更重。

     琉珂悠闲的站在一处较为显目的拐角,抱臂看着此时苍郁的落魄好戏。

     秋狝大赛之前,离蒼皇就说过,按照狩猎成果的名次高低来给予相应城池的奖励,琉珂自然不知道狩猎的结果如何,只知道苍郁因为带着众人闯入皇陵,伤了龙脉,冒犯了皇权,所以便将城池中最为偏僻贫瘠的一个小城池交给他,并令其在宴会相送之前,领兵前往,说白了,也就是发配他到西北之处的一座城池罢了。

     虽然琉珂心底觉得这个惩罚着实不算什么,但好歹能看到苍郁的现世报,她心情也是好的。

     队伍之前,苍郁的几个门客相继给他敬酒送行之后,琉珂却看着太子苍桀一脸讥笑走上前来,此时他的身边还揽着一个高挑纤瘦的美艳女子,站在他身旁却更显得柔弱不堪。

     琉珂一见要有好戏看了,立刻激动的睁大了双眼,紧紧盯着前方。

     苍桀一手揽着美女走到苍郁面前,一手端着酒壶将苍郁手中的酒杯斟满,浑厚的声音洪亮的似是要让后面的每个士兵都听见,“二弟啊,你此时便先一步而去,本太子也心有不舍,本太子不能为你做什么,只能先尽着些微薄之力,帮你照顾好府中的姬妾了,二弟此去风险良多,若是一去不回,可不是要让这么些天仙儿守活寡,哈哈哈,你说是不是?”

     他说着,还不忘转头用手轻勾女子的下巴调笑,丝毫不遮掩的找茬让在一边或是看戏或是送行的人都露出惊异的表情,众人皆知,太子和二皇子之间的势如水火,一旦有一人落难,另一人必定会落井下石,但没想到的是,堂堂一国太子竟然会做出强抢人家姬妾这般下三滥的事,这但凡是男子碰到这种事情,怕是都会火冒三丈吧!

     琉珂倒是觉得这情形有趣的很,更是来了劲头,仔细观察着苍郁的每一个表情动作。

     相比于众人的讶异期待,苍郁却表现的十分冷淡,他面上竟是连一丝一毫异样的神情都没有出现,他静静看着面前笑的得意的苍桀,忽然也跟着笑了,“太子用心良苦,小弟自然会铭记太子好意,若有机会,小弟会亲自还了太子的好心。”

     “时辰不早了,小弟在此告辞了!”

     他淡然的似是无事人一般的举止,令所有人都惊讶不已,而苍桀更是恼火,却也只能强制压下满腔怒火,虚假的笑,“那本太子就祝二弟一路顺风了!”

     说完,他恶狠狠仰头就着酒壶喝下一杯烈酒,还没等苍郁先走,便转身离去。身后苍郁勾唇轻笑一声,便也上马离去,在转身上马的那一刻,还不忘回头看向琉珂的方向,幽深诡异的双眸准确的传达着他心底的话,“琉珂,后会有期!”

     琉珂一阵郁闷,看着那货乘马远走的背影,不禁翻一个白眼,“切,鬼才和你后会有期,让你去了偏僻城池水土不服死翘翘了才好!”

     好戏不如想象中好看,琉珂顿觉无聊,转身欲走,忽然眼角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煞神!

     琉珂赶紧要追上去,她都昏迷了两天了,煞神竟然都没过来看她一眼,这还是不是一起历经生死的革命同志了!

     她想着,愤懑的加快脚步朝着他的方向追过去,却见轩辕胤寒被一个红衣女子拦了下来,两人就这般在池水凭栏旁攀谈起来。琉珂眯了眯双眼,心道你丫一活蹦烂跳就去招惹桃花!

     她当然不会因此避开,想都不想就追上前去,红衣女子背对着她,认不出来是谁,而红衣女子身旁的粉衣女子她是认得的,不就是那个薛怜儿么。

     她走上前去,懒懒散散踏步到轩辕胤寒和红衣女子之间,而后身子往后一翻,双臂横撑,靠在凭栏之上,道:“真巧啊,几位也出来晒太阳啊!”

     被突然闯过来的琉珂打断了对话,苍灵顿时大为恼怒,但在轩辕胤寒面前,她也只能暂且忍着,凤眸一瞥看向旁边丝毫不知礼数的琉珂,冷道:“你是何人,见到本宫为何不跪?”

     “哦,你是公主啊,不好意思,在下眼拙,没看出来,不过我看公主这装束应该是习武之人,习武之人不拘小节,公主应该也不会和在下一般计较才是。”

     琉珂笑嘻嘻的将话圆的顺滑,转而又看向面前的轩辕胤寒,上下打量一遍,笑道:“敢问摄政王身子大好了?哦,看我这问的,连公主和薛大小姐这么艳=丽的美人都能消受的住,又怎么会不大好呢?”

     面对琉珂有意的找茬,轩辕胤寒面色不变,轻笑道:“多谢琉盟主关心,本王很好。”

     “呵,看来是我闲的没事,多操心了。”琉珂冷笑一声,对轩辕胤寒突然又会转到之前水火不进的样子感到异常愤怒,若不是她理智还在,真想将这个看不清内心的腹黑男给压在地上痛打一顿!

     边上,苍灵听着两人礼貌性的对话,这才稍稍放心,看来摄政王对这个粗莽的女子并不感兴趣。

     她笑道:“琉盟主既然已经问候过了,可否先行避退,本宫还有事要与王爷商谈。”

     琉珂转眸看她那张张扬美艳的面庞,确实比一般的闺阁小姐长得要有几分特点,但她以为就凭这张脸就能让自己唯命是从?也太天真了点!

     她笑着仰头轻闭上双眼,道:“在下就觉得这边风光独好,对不住公主,在下懒得移步。”

     “你,岂有此理!”边上的薛怜儿终于忍不住开口,“你什么身份,竟然这样跟公主说话!”

     “公主,本王还有事,先走一步。”眼看着三个女人一台戏就要上演,轩辕胤寒却是如同旁观者一般冷静开口,让几人暗恼不已。

     苍灵身为公主自然要有几分矜持,犹豫着也没再将人留住,而琉珂却是不管不顾,几步上前就要去拉轩辕胤寒,恶声恶气道:“喂!你别走,我的鸟呢!还我鸟!”

     她正追着,一个不小心,似是有什么东西绊了她一脚,而后腰间被什么东西重重一击,她整个人便朝着凭栏的方向倒去,越过凭栏,整个人便直直朝着水池的方向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