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3 夫妻同心
    克妻王爷,刁妃难养,133 夫妻同心

     没想到世清会这么沉不住气,琉珂顿时来了兴趣,目光重新回到比武台上,她刚刚看了一会世岑的身手,必定是打不过的世清的,这个事实毋庸置疑,她倒要看看世岑是怎么丢人的。舒悫鹉琻

     “师父,您来了。”

     身旁的世弦突然开口,而后琉珂便感觉到一道厉光落在自己身上,她愣了愣,转头见天利那个女道长正站在一边,冷冷瞅了她一眼,应了一声便坐了下来。琉珂暗暗白了她一眼,心中暗道:瞪什么瞪,你徒弟一会就要被打趴下了,看不丢你面子。

     她一看便知,像世岑这般争强好胜的势力模样肯定是跟她这个师父学来的,而世清是天德道长门下,身上就不会有这样的风气。

     当她再重新将目光移向比武台上时,琉珂便看见两人打斗之下,世岑已经在招式之间露出了劣势,几招之后,不出她所料,世岑便打的连退了几步,再回神时,长剑已抵在脖颈。

     “世清也太手下留情了,这种人就应该给点教训嘛。”琉珂不满的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世弦回头对她怒目而视。

     琉珂浑不在意的转头看一眼世弦,见天利也用愤怒的目光瞪着她,知道她心中已经强忍着对自己的百般不满,琉珂讥笑一声,也不躲不避的讥讽,“我没说错啊,什么样的师父教出什么样的徒弟,胜败乃常事,也别太小心眼了,让人瞧不起。”

     “你,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天力道长倏地站起身来,浑身外溢的怒火似是要将琉珂给点着似的,琉珂无所谓的抬眸翻了翻白眼,“怎么,师叔想教训教训我?”

     “师父,我去会会世清师姐!”

     见师父生气,世弦立刻起身道,刚要飞身而上,却被天利道长猛的抓住了胳膊,冷哼,“你还打不过她,退下!”

     话音一落,琉珂面上便极快的划过一道厉风,风如刀割般快而狠辣,可以见得那速度是有多快,琉珂一惊,转头便见天利竟然已经到了比武台,瞬间便和世清打起来。她愣然,有没有搞错,一个当师叔的竟然这样欺负小弟子,也真够不害臊的!

     看台上的众人也被突然的变故吓了一跳,纷纷轻声议论着,他们还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况,不过短短两场比赛,连三代天字辈的师父都已经上了比武台,这下让他们这些小弟子该如何是好!

     而比武台上,自然结果明确的很,世清到底还是弟子,不过十招,便就败在天利道长精妙的掌法之下。

     世清落寞得走了回来,琉珂连忙追上去查看她身上是否有伤势,转头见比武台上,天利竟然还傲然立在那里,顿时不屑冷哼一声,道:“脸皮也真是够厚的。”

     世清闻言,紧张的朝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口出惊人。

     全场有短暂的寂静,毕竟三代弟子都上去了,那也就是说四五代的弟子也就完全没了机会,其他的三代弟子也不会像天利道长这般争强好胜,因此一时根本无人上前问津。

     眼看着逐云大会似是就要这般草草结束时,琉珂眉毛一挑,飞身便朝着比武台的方向掠了去,她一身青衣在全色的白衣之下甚是醒目,众人的目光也为之一亮,来了精神全部朝着比武台上看去,心中却是暗自嘲笑,这是哪个出生的牛犊,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看她下场一定好不到哪去!

     天利满意的看着上台来的琉珂,冷哼道:“虽然本道长身为你们的师叔,该让这些你们,但若是这般,便不利于你们成长,这是逐云大会,自然是该能者胜任,本道长便不相让于你们了。”

     琉珂对她虚伪的说辞嗤之以鼻,“打架就打架,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要说让不让的,师叔你一把年纪,应该要我来让你才是!”

     “你!”天利道长面色上挂不住,想要发怒,但惊觉此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又在瞬间转换了表情,肃然道:“你年纪轻,本道长也不责怪你,既然你有如此胆量,本道长便让你一让,逐云大会有律,弟子对阵师叔一辈,可双人以剑阵对敌,呵呵,师叔我得知,你也有了儿子,该是有了夫君的人,你可叫你夫君一同对阵,也好过说我这个做师叔的胜之不武。”

     琉珂皱眉无语,没想到云霄殿还有这种规矩,还弘扬夫妻同心其利断金的精神,真是不容易,她正要开口,忽然眼角瞥到了一抹黑色的身影正蠢蠢欲动,她一惊,顿时转头看向那个身影,用眼神警告着微微摇了摇头,目光之下,本是忍不住要上来的轩辕胤寒这才止住了动作,不安的目光紧紧盯着琉珂。

     琉珂回头,傲然道:“不用了,我既然敢上来,就什么好磨叽的,师叔,你还要不要打?”

     “哼,那就不能怪师叔我不给你机会了!”

     天力道长冷哼一声,再不顾忌太多,动作如风,极快的攻了上来。

     她身法轻灵而速度如风,琉珂自然知道这个和师父平辈的女道长不能小觑,面上不屑的笑着,身体却是极致的小心应对,一招一式间,都做到了及其精准,灵活的避开了天利道长的每一道掌风。

     琉珂心中清楚自己的实力比天力道长也不会差到哪里,一场下来,胜负未可知,但她一时激动却是忘了一个重要问题,她前几天才手腕上还留下了伤口还未完全复原,几十招过下来,即便是未使用武器,手腕也是钻心的疼痛,她怕是不能再坚持太长时间了。

     而天利当然也在第一时间察觉到琉珂的不对劲,见她屡屡露出疲态,顿时大为高兴,招式更为猛烈,想要快点结束这场比试,按理说,她应该在十招之内就将这丫头打下去的,却没想到这丫头如此厉害,竟然瞬间便和她过了几十招,这样下去,即便是她赢了,那也赢的不够光彩。

     见天利道长的攻势越来越猛烈,琉珂一眼便看出她心中的急切,同时眸光一动,暗自冷哼一声,想要搞定我,哼,做梦!

     她面上露出讥笑,一个掣肘停顿的时间,琉珂睨着她冷笑着大声道:“师叔,都快一百招了,再打不赢我,我可不让你了啊!”

     她鄙夷的冷笑声顿时让观看的重人大为惊讶,热切讨论起来,天字辈弟子竟然一百招内都打不过一个世字辈的弟子,竟然还要让师侄相让,天字辈何曾沦落到这般地步了!

     感受到周围指指点点的氛围,天利大怒,“小丫头,休要胡言!”

     说着,她手下招式更为猛烈快速,似是势必要将琉珂在几招之内大卸八块似的。

     看着招式虽快,却已然不稳的天利道长,琉珂冷笑,心绪不宁的人最容易生出纰漏,她目光犀利紧紧盯着天利冒火的眼睛,很快,她便捕捉到天利的一招漏洞,她长眉挑,竭力用上最后一点内力,飞身扶摇直上,如突起的鸠鸟,霎时飞快掠过的速度连天利道长都未反应过来,她便已瞬间转至其身后,嘴角微微勾起,施施然抬臂,悠闲如指点江山一般,在天利反应过来,转身的当口,她五指成刀已经稳稳放在天利的肩头,以胜利者的姿态傲然轻笑。

     天利整个人愣在比武台上,她如何也没想到,自己堂堂先辈,竟然会输给一个小丫头,当真,当真,可恶!

     所有人也都愣住了,在短暂的惊讶失神之后,都齐齐将敬佩的目光投向比武台上的琉珂,安静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有雷鸣般的掌声响起来。

     琉珂斜一眼仍旧不敢置信的天利,转身微笑着和众人打招呼,暗中却是默默甩了甩已经酸痛不已的手腕,还好她尽快结束了这场比试,不然手腕废了就不好了。

     “不,不可能,你一个四代弟子,我怎么可能会输给你!”天利道长不甘心的嚷嚷,“定是你使了什么邪术,我云霄殿逐云大会只比试武功,禁用幻术,你难道不知!”

     琉珂无语,她那只眼睛看到自己使用幻术了。

     正要说话,却见轩辕胤寒身旁的一个老者起身道:“天利,输了便是输了,还不快下来,别失了身份!”

     那声音很是庄严,用上内力更是将声音传进每个人的耳朵都隆隆作响。

     尤其是天利道长,似是被拿到厚重的声音冲击的特别厉害,抱头紧皱了眉头,才渐渐缓过神来,轻声应道:“是,师叔祖,弟子知错。”

     琉珂恍然,原来这个就是轩辕的师父了。她也抬头礼貌性的朝着他师父的方向笑了笑。

     见天利乖乖走下比武台,元蚩道长这才朗声道:“四代弟子能有如此武功,值得嘉奖,若是还有人上去挑战,逐云大会便可继续,若是无人,那……”

     “慢着!”突然有一声霸道的声音截断了元蚩道长的话,众人抬头看去,见一个灰衣男子从远处飞身而来,他脚尖只是在树梢屋顶轻点几下,却是从还看不清身影的状态下,瞬间便移动到了众人眼前,下一刻,琉珂便看到一张放大的脸出现在自己眼前,这张脸很奇怪,中年的痕迹,却有孩子一般的天真,和与之不符的邪气,她一愣之下,才恍然后退几步,离开这个奇怪之人的近距离查看。

     见她立刻避开,这个奇怪的黑衣男子也邪笑一声,“倒是个有趣的丫头,我天极很久没见过这么特别的丫头了,丫头,咱们比试一番?”

     “天极!你不是还在关禁闭,竟敢擅自出禁闭山,扰乱云霄殿!你真以为老道不敢将你赶出云霄殿!”元蚩道长在上方狠声训斥道。

     被训斥的天极却是丝毫不在意,摆摆手道:“关禁闭不过是老子不想出来罢了,好不容易碰上趣事,老子怎么能就那样待着,呵呵,反正我现在还是云霄殿弟子不是么,那便让我来会会这小丫头,打完了我就回去继续关!”

     他孩子似的丝毫不将云霄殿的规矩放在眼里,而琉珂也在短时间内便从周围人的眼神讨论声中了解到了眼前这个人的来历情况。

     原来面前这个不羁狂放的男子便是江湖八大高手中的第三大高手,而他不知为何入了云霄殿,上山之后却没有改掉他浑身的戾气,几次因为练武走火入魔,竟是杀死了自己的师父,他这样的存在,在云霄殿便如同魔鬼一般,人人都避而远之,却没想到今天突然闯了出来。

     琉珂冷笑,看着眼前眼中发光的男子,她并不逼退,而是轻笑着开口道:“不是云霄殿说有规矩,师叔辈的要让弟子吗,那便容弟子叫上夫君同台与师叔比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