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2 逐云大会
    克妻王爷,刁妃难养,132 逐云大会

     再过了一日,在琉珂基本上已经平定了心绪之后,却是迎来了云霄殿四年一度的逐云大会,她知道,逐云大会就等于是云霄殿内部的武林大会而已,但弟子们的水准显然不会像是外面那些*地痞那般,这种大会应该很有看头才是,因此,她早早的便去找了轩辕胤寒,带上轩辕熙綦岳等人,拖家带口的前去看比赛。舒悫鹉琻

     但琉珂不解的是,几日都没出面的狐玑却是也跟了出来,琉珂朝她投去疑惑戒备的眼神,狐玑带着黑纱的脸缓缓抬起,眼中一片平静,沙哑的声音也是淡淡,“我想见他一面。”

     一句话,琉珂便已了然,她也听说,逐云大会,是要云霄殿每一个弟子都要出现参加的,狐玑过来一趟,不过是想要见鹤齐前辈一面而已。

     她不再多说什么,轻快地朝着看台的方向走去。

     此时的看台上几乎已经坐满了人,而琉珂一众人的到来又再次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住,众人抬头看向琉珂等人,一个个的都盯着最前方轩辕胤寒那张俊美到犯罪的脸议论声声,而琉珂身旁的綦岳醴邕和苍轻也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綦岳当然没有在意到多束打在自己身上的灼热目光,而是一个劲的凑到琉珂身旁探讨,“阿珂你看,这云霄殿有好多的女子。”

     “我眼睛不瞎。”琉珂回答的却是咬牙切齿,“不仅女人多,而且色女更多。”

     她说着,忽然大步上前两步,走到轩辕胤寒身旁,与他并肩,抬头瞥见他面上带着一派温柔笑意,更是窝火,冷不丁伸脚种种踩了一下他,冷声道:“我警告你,别到处放电!”

     闻言,轩辕胤寒低头看她,笑着挑了挑眉,“谨遵娘子之命。”

     “嘿,大庭广众之下,别乱叫啊,别给你师侄师孙们听到了,说你为老不尊。”

     琉珂白她一眼,语气虽然轻斥,却也没有过多的厌恶,甚至嘴角还轻扯出一丝笑意,轩辕胤寒看着那张带着笑意如同花瓣般的双唇,心中忍不住有一种想要吻上去的冲动,却就在这个时候,有人走了过来。

     轩辕胤寒这才整理好了心绪,转头看想走来的人,一丝不快掩盖在俊美严肃的面庞之下。

     天利一步步走过来,瞥了一眼在她看来不知天高地厚的琉珂,才对着轩辕胤寒行了一礼,恭敬道:“师叔,殿主让您去上位坐着。”

     “嗯。”轩辕胤寒低低应了一声,便朝着殿主的方向走去。

     走了几步,忽然感到一丝不对劲,停下脚步转头看去,却见琉珂领着其他几人不知何时已经走到另一边位子上坐下了,他面色一冷,转过身目光如炬紧紧盯着琉珂,琉珂自然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回头朝他笑笑,又朝他挥了挥手,在他犀利的目光中丝毫不屈服,示意他自己坐到上面去就行。

     轩辕胤寒无奈,只能暗暗叹息一声,转身离开。

     两人从刚刚走过来时的对话到此时的相互对望的眼神都被所有人看在眼中,看台上早已安坐好了的弟子们都不禁交头接耳起来。

     “那个女人是谁?竟敢靠着炎轩师叔祖如此近!”

     “哼,你没看见吗,她腰间挂着的不正是我云霄殿四代弟子的玉牌?不过是个四代小弟子,竟然都不知道换一身衣服,还在大庭广众之下*炎师叔祖,真是色胆包天!”

     其中两个女弟子讨论的声音十分大,让坐在一边的女弟子听不下去了,纠结了一会,终究是皱着眉头轻斥道,“你们休要胡说,坏了师叔祖的名声!”

     轻声斥责的女子面容清秀,如出水青莲般美丽,皱眉紧张的表情更是娇弱。

     被指责的两个女子转过头来看她,其中一人上下瞥了她一眼,冷哼,“坏什么名声,你不也是天天记挂着炎轩师叔祖的吗,难道你不嫉妒?装什么清纯呀,世清师姐!”

     “你,你……”

     世清被说的面上顿时染上一层红晕,转头急切的想要说什么,却发现不知道要说什么。

     “欸欸欸,让让,让让!”

     就在此时,一道粗鲁的声音直接打断了几人的对话,那本还一脸得意觑着世清的世弦和世岑顿时抬头看向不速之客,却是刚刚还被她们议论的琉珂,两人一时无语,直到被不速之客挤到了旁边的座位上,才似是反应过来,转头对着琉珂怒目而视!

     “你岂有此理!不知道何谓先来后到吗?按理你该称我们一声师姐,竟然强抢师姐的座位!”

     琉珂大马金刀往位子上一坐,才没有功夫理会旁边两个长舌妇,而是先转头对着世清笑了笑当做打招呼,这才转身看向两人,从眼睛到嘴巴,斜着眼睛将两人打量了一遍,才面色淡然的开口道:“我就挤个位子,竟还要遭人数落?唉,这云霄殿的章法之中还有不准抢位子一说啊。”

     “你,你这是不尊长,你是师妹,怎能欺上?”世岑对琉珂痞赖的语气更是不满,顿了顿,才重新找到了士气指责道。

     “嘘。”琉珂用手指示意两人安静,“别嚷嚷着让所有人都看着你才高兴。”

     她不以为然的看了看两人,冷笑道:“师妹,是你们才对,本师姐四年前三月拜入天灵道长门下,正巧你们要多上两个月的时间,不是说要尊长吗?还不快先给本师姐锤锤腿?”

     “你,你,你怎么知道我们入门的时间?哼,你肯定是在撒谎!”

     两人在琉珂这占不到便宜,面色开始变得紧张,说话也有些不利索,琉珂见没啥意思,也不想再理会两人,转头跟世清唠起嗑来。

     “世清啊,这逐云大会,每个人都要参加?”

     “不是,自愿而已,只要是云霄殿弟子,想参加便可参加,逐云大会之后,会对每一代的弟子进行排名,不想参加的,排名便只能靠后了。”

     世清耐心的解释着琉珂的问题。

     琉珂点头,又坏笑着道:“既然按能力排名,那岂不是师妹会占了师姐的风头,也不必有尊长一说了?”

     世清皱眉苦恼,“虽然这般情况很少见,却也有此一说。”

     “如果打败了你师父那一辈的呢?”琉珂追问。

     “这……”

     世清为难了,看着琉珂眼中逐渐燃起跃跃欲试的火焰,心中一急,正要开口劝阻,便听旁边有不屑的声音响起,“哼,我们师父可是一般人能够打败的,想要不尊师重道,竟敢打师父的主意,哼,自不量力!”

     琉珂缓缓转头看着旁边世弦和世岑一脸不屑的表情,撇撇嘴没有理会两人,转头去看周围的情况。

     一落座在主座上位,轩辕胤寒便迫不及待的将目光投向下方,寻找琉珂的身影,果然在四代弟子中找到了琉珂,看着此时的琉珂也不在意自己愤懑的心情,正兴致勃勃的四处张望着,无奈叹息一声。

     “这便是天灵四年前所收的那个孩子吧?”

     有苍老的声音传来,轩辕胤寒一愣,转头便见一个仙骨道人正站在自己身旁,他连忙起身,恭敬道:“师父,你出关了?”

     “嗯。”老者应了一声,缓缓落座,目光从琉珂的身上移开,轻笑着道,“看来你们缘分未断啊。”

     “是上苍眷顾。”轩辕胤寒自然懂得师父所说是什么意思,嘴角也不自觉露出一抹笑容。

     元蚩道长看他一眼,眼中却闪过一道复杂的光芒,轻声道:“天象变幻不定,是不是眷顾还未可知,一切都要看你们自己。”

     轩辕胤寒一愣,随之坐下,他思考着师父刚刚所说的奇怪话语,正想深究发问时,元蚩道长已经转了话题,“大会已经开始了,殿主应该交代了你要夺得头筹了吧?”

     “是的,只是弟子能力有限,能否夺得头筹还尚未可知,是殿主看重弟子了。”

     轩辕胤寒只能顺着师父的话答道,暂且将刚刚发疑问丢下。

     “嗯。”而闻言,元蚩道长只是轻笑着淡淡看了一眼他,嗯一声之后便没再多话,抬头看向比武场上已经开始的战局。

     先开始,不过是些五袋弟子的拳打脚踢而已,琉珂自然没有多大兴趣,在没看到有意思的人之前,她是不准备上去浪费体力的。

     “世清师姐,世黔师姐,你们何时上去作战?莫不是身无长物,害怕了吧,呵呵呵。”

     世岑在一边轻笑着,见世清朝他们瞥来一眼,这才傲然起身,得意的回了一眼之后,便飞身而起,以强势而精妙的轻功飞身便上了比武台,应战。

     世岑两三招内便将五袋弟子打下比武台,五袋弟子自然不敢再上,也只能有同辈弟子才能打得到世岑了。

     比武台上,世岑得意的朝六块的的方向看过来,意思不明而喻,琉珂对这种低级的挑衅丝毫不感兴趣,却感觉到身旁有风声忽起,转眼便见世清已经飞身而上,到了比武台上。

     【零头明天补上,嘿嘿嘿,顺便求个推荐票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