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6 古代手术
    克妻王爷,刁妃难养,126 古代手术

     “不然是谁?尊师重道是我云霄殿基本所在,若是你师父未曾教好你,那便由我这个师叔来教你!”

     她气势汹汹,看着琉珂眼神里都充满着敌意,琉珂顿时无语,正想开口说什么,却被身后的轩辕胤寒开口挡了回去。舒悫鹉琻

     “天利师侄不必动怒,世黔毕竟是刚入云霄殿,对殿中规矩还未能熟知,你也不必与她计较。”轩辕胤寒眉头轻皱,话语虽中意思虽然是在安慰天利,却还是向着琉珂的。

     闻言,本是气势汹汹的天利顿时敛下了一些怒气,朝着轩辕胤寒恭敬行了一礼,才道:“师叔,话虽如此,但我云霄殿中人从来都是严于律己,不可……”

     “好了好了好了!说这么多干嘛,不就是客气几句嘛,简单的很!”琉珂突然开口,将天利的话打断,而后懒懒散散走到天利及一众师兄姐面前,弯了身子,道:“见过师叔,见过各位师姐师兄。”

     见琉珂态度如此懒散,还打断自己的话,天利面色又狠戾了几分,但见她到底是请了安,乖顺了些,再说还有炎轩师叔为她撑腰,天利暗暗将怒气收起来,没再说话。

     而后,她才稍稍侧身让出一条道来,“请各位贵客先行。”

     这才对嘛,磨叽那么多干嘛!琉珂无语的瞥一眼天利,想都没想就先一步擦过她,大步朝前走去,天利又是一顿怒,正要伸手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给拽回来好好教训一顿,却见轩辕胤寒已经领着剩下的几人飞速擦身而去,不过片刻,她便再也看不见几人的身影。

     来到云霄殿,琉珂再一次感叹起这里的壮观景象,云霄殿伫立于大云霄山上最高的一处商丘,若是武功不够高强的人,根本连云梯都不能顺利通过,更别提能够进入云霄殿了。

     走了好一会的时间,众人才来到云霄山顶之上,前方,云霄殿正在云雾茫茫之中若隐若现,恍若天堂圣地般,散发着让人不禁跪伏的慑人气势,琉珂也差点被这般的气势所折服,她抬着头四处张望观看,心中一个劲的赞叹如此恢弘的建筑,便是几国的皇宫也不能比拟的上。

     “走吧,师祖还在等着我们呢。”轩辕胤寒轻声提醒,众人这才从感叹中回过神来,继续朝前走去。

     天利神色一动,开口道:“师叔,殿主只说先面见几位贵客,您这……”

     “无碍,本座有事要与师祖商谈,你们先退下吧,”轩辕胤寒语气淡淡,如同波澜不惊的湖水,但语气中隐隐透出的气势却让天利不敢再多言一句,只是弯身在原地,没有说话。

     轩辕胤寒这才继续领着众人,一起前去云霄殿正殿。

     琉珂对去见云霄殿主并没有兴趣,但是她知道轩辕胤寒千方百计将她带来,无非是为了自己所中的毒,怎么也是自己的事情,琉珂心存感激,也只能是乖乖配合。

     来到大殿,庄严凝重的气氛立刻让众人的心绪为之一荡,恍若被道法普度一般,竟是不敢在这样神圣庄重的地方心中多存些胡乱杂念,大殿中最上方的位置,一个灰衣老者端坐在上方,全身如同冰冻般没有任何动作,连眉梢都未曾有丝毫的反应,只除了那无风自动的长长胡须,现出一派逍遥仙气。

     众人似是不约而同,齐齐跪伏于地,“见过云霄殿主。”

     “无需多礼,远道而来,都是客。”此时,上方的云霄殿主这才睁开双眼,犀利而透彻的矍铄眸子,恍若看尽了人世百态,只要对上一眼,便似是就能被他看穿了所有,连琉珂都产生了这种感觉。

     “诸位既然来到我云霄殿,便无需拘束,这几日逐云大会即将展开,几位便作为来宾观战,也是我云霄殿荣幸。”

     他的声音高亢响亮,有老人般的慈祥,也有睥睨天下的通达,凝重的气势似是一口洪钟敲响,使整个大殿都响彻着他的回音。

     众人都不禁垂头应答,“是。”

     而后,云霄殿主又转向轩辕胤寒,道:“炎轩,这几位贵客便由你替本座招待了,不可大意。”

     “徒孙明白。”轩辕胤寒领命,而后又抬起头来,道:“徒孙已将弟子世黔带来,还请师祖查看一二。”

     “嗯。”云霄殿主微微点头,这才将目光转向琉珂,问道:“你便是天灵收的徒弟,世黔?”

     “正是弟子。”琉珂恭敬答道,但心里却觉得殿主这问话有些奇怪,他老人家明明是看透一切的人,干嘛还要多此一举问自己这么一句?

     琉珂好奇之下,稍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上方的云霄殿主,却见他白色眉毛之下,那双透彻的双目中却散发出更为复杂的光芒,他突然伸手捋了下胡须,道:“本座知道了,她的情况,本座已经和炎至说过,你去找他准备一二,本座再行诊治。”

     闻言,轩辕胤寒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朗声道:“是。”

     一番简单的问候之后,众人便离开了大殿,轩辕胤寒让人将其他人带到居住的地方先行休息,而后才又带着琉珂去找药仙炎至。

     琉珂随着轩辕胤寒来到云霄殿稍稍靠后的一个偏僻住所,一眼就看到了在树木间若隐若现的竹屋,兴奋的指着那里回头问:“是不是那里?”

     轩辕胤寒轻轻点头认可,琉珂刚要继续走,却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我们两个来就行了,干嘛一定要把这个老妖婆带着?”

     她目光之下,狐玑正慢悠悠浑身无力似的走在轩辕胤寒的身旁,而她的面上此时正戴着一张黑色面纱,将那面纱之下已经逐渐变形的面庞完全遮挡住。对于琉珂厌恶的神情,她只能选择无视,而后不放心的又提醒了一遍轩辕胤寒,“你答应我回去之后就给我喝一口血的。”

     “自然。”轩辕胤寒淡淡答道,对于琉珂的疑惑也只是笑而不答,而这样的神情落在狐玑眼中,却勾起了她警惕心,这个腹黑的摄政王爷心中必定在算计着什么!

     琉珂不想和狐玑一起走,也没在多说什么,径直走进了前面的竹屋,一踏进竹屋,满满的药香便扑面而来,浓重的气味一时让人难以忍受,却在片刻之后又觉得身心舒畅了许多,不再排斥。

     “小丫头,来了啊。”

     有轻笑着的声音响起,琉珂听到熟悉的声音,还未看清楚背对着自己的人是谁,便开口叫出声来,“药仙师叔祖!我就知道是你!你想到给我解毒的办法了?”

     背对着她的灰衣身影转过身来,看着琉珂捋须轻笑,“呵呵呵,我可没有这个本事,你的毒还得殿主才能解的了啊!”

     “这样啊。”琉珂撅嘴,做出十分失望的样子,“那还要我来这里干嘛?”

     “呵呵,对你没有坏处就是。过来先坐会,得先弄清楚你体内的毒是什么才行啊。”

     闻言,琉珂这才将信将疑的走过去坐下,又抬头问道:“要是能确定,师叔祖你不是早就能确定了,干嘛要等到现在?”

     对于琉珂的犀利问题,药仙语塞,正要说话,却见轩辕胤寒已经走了进来,轻笑道:“阿珂,莫要再为难师兄了,替你检查的不是师兄,是师兄的弟子。”

     琉珂恍然,有意无意瞥了一眼药仙,道:“哦,原来药仙的弟子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啊,师叔祖,你可得加把劲了啊!”

     药仙失笑摇头,“这丫头,真是嘴不饶人啊!”

     琉珂看着吃瘪的药仙,更是笑的欢快,正笑着,一转眼便见默默走进来一个深灰色衣服的男子,男子安静的如同融不进任何的气氛,在这样和乐的氛围中,也只是静静的走进来,走到琉珂的面前,琉珂好奇的看了一眼只是垂头走着的男子一眼,问道:“这位就是师叔祖的高徒吧?我应该要叫师叔?”

     “弟子号天齐,如何称呼,姑娘随意便可。”他声音有些沧桑,说着便走到一旁的桌子前,打开一个木盒,木盒之中,竟是装满了大大小小的小长刀,琉珂看着甚是熟悉,她一拍脑袋,叹息:这不是现代医疗中才会用到的手术刀等东西吗?难道这个人还能在古代这样恶劣的条件下做手术?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她一阵感叹,下意识瞥向轩辕胤寒分享惊讶之情,却见轩辕胤寒的目光却在天齐道长和狐玑的身上来回转悠着,琉珂愣然,也跟着将目光转向一边的狐玑,却见她此时露在黑纱之外的眼睛却是透着满满的惊讶惶恐,以至于在大惊之下,竟是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琉珂惊讶于被擒之后一直强制冷静的狐玑突然变了表情,疑惑的目光直接看进了那双惊恐慌张的眼睛,看尽那里面一切混乱惊异的思绪,看到属于狐玑的一个惊天秘密,琉珂顿时也似是感受到了狐玑的惊诧激动,猛得站了起来,朝狐玑的方向走去,试探着开口问道:“天齐师叔可否认识你前面这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