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5 易容,云霄殿中人
    克妻王爷,刁妃难养,125 易容,云霄殿中人

     “狐玑前辈的易容术果然不简单,但是装嫩装到这种程度也太不嫌害臊了吧!”

     琉珂率先悠悠然走在前面,后面紧跟着的便是轩辕胤寒,两人的突然出现并一语道破身份的话语将狐玑吓了一惊,当下看清楚自己的形势不利,连口都没开,转身便要逃跑,却哪里能够躲的了轩辕胤寒的追击,不过片刻,轩辕胤寒一身黑色在黑夜中划过一道劲风,便将狐玑生生擒住,不能动弹。舒悫鹉琻

     琉珂这才施施然走上前来,一眼捕捉到狐玑而边上的面具边缘,猛的撕扯之下,便将她的真实面貌显露在黑夜月色之下,而薄如蝉翼的面具之下,那张面孔却也年轻的令琉珂大为惊讶,这张脸保养的太好,以至于只像是三十左右的少妇,而并非已经有五六十的老人,琉珂好奇的摸了摸那张脸,神奇的惊叹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的瑟缩回去。

     “呀!你不会是用了什么邪术吧,怎么会保养的这么好!整容也不带这样的啊!”

     狐玑没心思理琉珂的一惊一乍,知道自己逃脱不了,便冷哼着道:“哼,你们果然不可小觑,连老婆子的易容术也能察觉出来,但是你们也休想将老婆子如何!”

     “呵!你易容虽然够好,锁骨法也很是到位,但就是演技太差,老娘一瞥眼就能看出来!”琉珂不屑的瞥她一眼,也懒得再看那张脸一眼,总觉得太过怪异,怪异的像是假的异样,或许这张脸也是张面具而已,还不知道她脸上到底戴了多少张面具呢!

     狐玑面色黑了黑,竖眉冷声道:“你敢动老婆子一下,那个叫酝儿的小丫头就会立刻没命!你们难道不想知道她在哪里吗?”

     “在下想,比起那个,前辈更要在意的应该是这个东西吧?”

     轩辕胤寒突然开口,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琉珂便见他手脚飞快的从狐玑的腰间扯下一个竹筒水壶!而狐玑一看到被轩辕胤寒抢走的竹筒,却是面色大变,急切慌张的连面上本是没有的皱纹都全部凸显出来,她再也顾不上精心管理的表情,急声大喝:“不准动老婆子的东西!不准动!”

     “欸!这是什么啊,她这么上心?”

     琉珂好奇的一把拿过轩辕胤寒手中的竹筒,还故意在狐玑的眼前极快的扯过,看着她的双眼似是要瞪出来一般的恐怖,心中更是好奇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宝物!

     她嬉笑着猛的打开竹筒盖子,竹筒里顿时迎面扑过来一阵厚重的血腥味!

     她大惊,面上的笑容缓缓退去,变得怪异,而后将疑惑的目光投向轩辕胤寒,“这是什么东西啊?血?”

     轩辕胤寒面色淡然,目光却是犀利的看着狐玑,道:“不是一般的血,是阴月阴日阴时出声的女婴的精血,长期涌来练功,可保面容青春,怕是狐玑前辈一辈子都离不开这个东西了吧!”

     “啥!女婴的!”琉珂顿时惊诧的长大了嘴巴,再看向狐玑那张年轻了三十岁的面庞,突然觉得一阵恶心厌恶,“真是一张丑陋的脸!既然你离不开这个东西了,那就别想再要了!”琉珂猛的便要将竹筒扔掉,但转念一想,还是小心翼翼的挂在了腰间,毕竟,这是一个婴儿的生命遗留。

     “你们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快将血给我!给我!听到没有!”狐玑看到自己最重要的宝贝被抢,显然难以接受到即将失去理智,她大声叫着,叫了一会之后,似是感到一些不适,语气放缓了一些,道:“你们给我,只要给我,我就立刻告诉你们那丫头现在在哪里。”

     琉珂嗤笑一声,丝毫不给面子转身就走,“你以为我还需要问你?”

     她径直走到那几个被定在原地的黑衣人面前,手轻轻搭在其中一人身上,便已经明了一切,而后,她又点开一个黑衣人的穴道,还没等他动作,一颗药丸已经冷不丁飞入他口中,琉珂冷声吩咐,“听好了,你现在的命在我手中,我限你在一个时辰之内带着那个女孩出现在我面前,去五十里外的地方应该够了,哼,否则你和你剩下的这些小伙伴一个都不能活着回去,若是你有幸活着回去了,就告诉你们主子,少在老娘眼皮子底下动手脚,否则,老娘早晚杀回去将皇位给夺了!”

     黑衣人被琉珂的气势吓住,更对自己随时被掌控的性命而惶恐,半点不敢耽搁,飞身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琉珂这才转头看向面色越来越差的狐玑,又看了看轩辕胤寒,问道:“这个老妖婆要怎么处理?要不直接杀了?在她手里断送了这么多小孩子的性命,她不死简直天理不容!”

     轩辕胤寒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狐玑,道:“她确实死有余辜,但死对于她来说也太过轻松,我心中还有打算,先留她几日的性命吧。”

     也没再等琉珂说什么,他又将狐玑身上另外几处大穴锁住,冷声道:“那就有劳前辈跟我们走一趟了。”

     “我的血,我的血,给我血……”

     狐玑所有的力气似是在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无力的呢喃,恳求着自己此时最需要的东西,琉珂看一眼她有些狼狈的样子,却没有半点的可怜之心,虽然不明白轩辕胤寒为什么要留着她的性命,但是想想也对,现在她的死好像确实不怎么值钱,那她就看看轩辕胤寒留着她的命想要干什么了?

     “想要这个吗?呵呵,是不是没有这个,你*之间就会现出原形了?”琉珂甩了甩腰间的竹筒,幸灾乐祸了一句,而后面色又冷不丁拉下来,冷笑,“哼,我倒是很期待你明天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说完,她转身就走,也不理会身后狐玑那张如同女鬼般恐怖的面容。

     在小树林里休息了一个时辰之后,昏睡着的綦酝儿被安全带了回来,轩辕胤寒决定不在这里浪费时间,趁夜继续赶路。第二天上午,一行人终于赶到了云霄殿山脚之下。

     众人抛下了马车,徒步朝云霄殿的方向走去。

     对于外界来说,云霄殿的神圣不下于寺庙佛祖的存在,在意进入云霄殿山脚,琉珂便发现,平静的小镇上,每个村民一举一动都及其的礼貌小心,满眼中都带着虔诚,却是小心翼翼的戒备着前来的外来人,怕他们在这神圣的山脚下做出对圣地不敬的事情来。

     对于这样小心翼翼的紧张氛围,琉珂等人也只好保持低调,跟着轩辕胤寒走。

     就在他们一行人正走在简单安静的小镇道路上时,忽然前方传来一阵响动声,琉珂顿时紧张起来,抬头看向前方,却见是一队单一的白色身影飞奔而来,他们速度快而井然,一看便是个个高手,待那一队人瞬间到了眼前,琉珂这才看清楚处于最前方的一个身影,她愣了片刻后,顿时大喜,猛的冲上去便抱住了最前面的人。

     “师父!师父!你怎么在这里啊!”

     琉珂兴奋的声音中带着点撒娇,轩辕胤寒自然早就看清了这几些人是谁,见琉珂如此开心,便只是轻笑着站在一边。

     见这些外来人员竟然都是云霄殿的人,顿时大街上的人都松了一口气似的,警报解除,开始有正常的嬉笑声响起,顿时紧张的氛围也全部消散。

     被琉珂一把抱住的天灵道长,慈祥的笑着捋了捋自己的胡须,忽然听到身后有提醒的咳嗽声,这才想起了什么,稍显尴尬的将琉珂给扶了开来,笑着道:“为师在这里等你好长时间了,你总算里,但为师今日可不是为了接你而下山来的。”

     “不是为我?那还为谁?师父你又收了徒弟了?”琉珂习惯性的开玩笑。

     天灵道长笑而不语,而后稍稍侧开身子,错过琉珂走到轩辕胤寒面前,却是恭恭敬敬弯身行了一礼,才道:“师叔,殿主让弟子前来迎接远道而来的羽族贵客和离蒼贵客,不知师叔是否要此时上山入殿?”

     轩辕胤寒点头,“正是,那就有劳天灵道长带路了。”

     “师叔言重。”对于轩辕胤寒的敬重的话语,天灵道长似是心中有数,却也没有丝毫不敬之意,严肃的言语动作却是让一旁的琉珂很是郁闷。

     实在忍受不了这两个年龄差距如此,言行却十分不符的两人,上前不满道:“师父,你都一把年纪了,不是叫他一声师叔就能装嫩的,他一个孩子,被你这么一叫,会折寿的!”

     “云霄殿弟子,怎能如此不知礼数!天灵师兄,你的徒弟也太不像话!”身后有女子冷厉的声音响起,“还不快过来见过你的师兄师姐!”

     感觉到有敌意冲着自己而来,琉珂不敢置信的回头看向那个满眼凶神恶煞,厉声呵斥自己的中年女子,指着自己,道:“你在说我?”

     “不然是谁?尊师重道是我云霄殿基本所在,若是你师父未曾教好你,那便由我这个师叔来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