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4 奇怪的綦酝儿
    克妻王爷,刁妃难养,124 奇怪的綦酝儿

     第二天一大早,琉珂就让苍轻帮忙去找关于扶猷国的资料,扶猷国对于外界来说十分神秘,想要找到有关皇室的资料自然难上加难,但好在琉珂秘密组织的闻风阁一直对扶猷国有所调查研究,也并不难。舒悫鹉琻

     “琉珂,琉珂,我找来了,咳咳,有记录的册子我都拿过来了,你看看有没有有用的?”

     琉珂刚坐上马车,便见苍轻飞奔了过来,喘着粗气将手中厚厚一摞书本全部交到琉珂的手中,琉珂欣然接过,迫不及待的打开书看,不在意道:“谢谢啊,快进来坐着吧,一会就要开路了!”

     “好嘞!”苍轻见有的免费的马车坐,不用自己赶车,便兴奋的跳了上去,留下还没来得及上马车的轩辕胤寒,一脸郁闷的看着注意力完全在书本上的琉珂,不满道:“为什么是我来赶车?”

     琉珂抬头看了一眼轩辕胤寒,不甚在意,“哎呀你赶车稳重啊,快走吧,不是想今天就赶到云霄殿吗?”

     轩辕胤寒还想再说什么,却见前方有一个活跃的小身影飞扑了过来,眨眼间便到了眼前,一下子便将窜到马车上,嬉笑道:“琉姐姐,我要跟你们坐一辆马车,那辆马车太挤了!”

     琉珂愣了愣,无语的看着一脸童真笑容的綦酝儿,无奈道:“你来了之后明明是我们马车更挤好吗,他们就还剩一个半人了!”

     綦酝儿嬉笑着耍赖,更将苍轻往里面挤了挤,索性一下子抱住苍轻的胳膊,亲密道:“我不管,我就想和轻哥哥坐一辆马车!”

     “……”

     琉珂僵硬无语,这丫头今天脑子坏了吗?怎么突然对苍轻这么热情了!

     她转头,看向和自己一样全身僵硬的苍轻,神色间更甚至露出惊诧惶恐之色,琉珂暗笑了两声,看着这两人奇怪的神情也觉得很是有趣,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又继续将头低下去看书,“随你便吧。”

     “嘿嘿,谢谢琉姐姐!轻哥哥!”

     綦酝儿嘴甜得像蜜糖,却让反映过来的苍轻全身都跟着警惕起来,他动作利落的撇开綦酝儿,谨慎道:“你又想玩什么把戏!要不然你脑子发烧了不去跟着你家醴邕哥哥,跑来粘着我?”

     对于苍轻一百八十度转弯的音调,綦酝儿似是被吓得哆嗦了一下,睁着大大的眸子看着苍轻,似是欲要哭泣,“轻哥哥,你这是讨厌我,不想让我跟着你吗?”

     “啊?”苍轻一惊,没想到这么一句疑问的话就会将綦酝儿吓成这副模样,他顿时慌了神,手足无措的想要拉住綦酝儿,却又无从下手,只能结结巴巴的开口,“不不不,不是,我没有,你想要坐在这里,坐在这里就是了,你跟着我,我也没有意见的。”

     “呵呵,我就知道轻哥哥最好了!”綦酝儿顷刻间露出完美纯真的笑容,又一下子猛的抱住了苍轻的胳膊,苍轻虽然还有些不适应,但嘴角止不住越扬越高的笑容却怎么也止不住。

     琉珂只是低着头看书,不理会这两人,但垂着的眸中却露出疑惑的神色,不经意瞥了一眼有些奇怪的綦酝儿。

     终究,这两人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坐在车厢里,琉珂嘴角微微撇了撇,也不再管他们,认真的将书本中有用的信息都搜查了一遍。

     看完之后,琉珂闭上双眼,静静思考着。

     扶猷国皇家的简单出乎于她的意料之外,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皇家有如此简单的家族系统。书中所记载的,扶猷国最近一代国王的儿女仅仅只有漫离公主一个女儿而已,但扶猷国的公主,除了漫离公主之外,还有上一届族长之女,被国王册封为公主的千禧公主,所以,扶猷国除了这两个确定的公主之外,琉珂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公主存在,毕竟这些资料都不够完整。

     这样说来,那梦里叫做珂儿的小公主,不会是漫离公主,有可能是千禧公主,但是外界不会知道扶猷国公主的闺名,若是知道了,她也不用在这里胡乱猜测了。

     不管如何,她一定要找到时机前去扶猷国找到这个公主才是,也不知道现在呼延锋到了何处了。

     “琉姐姐,你对扶猷国很感兴趣吗?”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綦酝儿突然开口问道。

     琉珂想清楚了一些事情,这才睁开双眼,道:“扶猷国有我认识的人,所以我一定要想办法去找到那个人。对了,你是羽人,和扶猷国不过隔着 一片海域,同样都是神秘的国度,应该对那里有一些了解吧?”

     “啊?”綦酝儿愣了愣,才有些不好意的开口道:“我也不是很清楚,琉姐姐你也知道的,我的神术武功都是平平,对这些事情一点也不上心,也就不怎么知道这些事情。我只是听人说过,扶猷国有着能抵天下的财富,里面的奇珍异兽是江湖高手都想要得到的宝物,里面的神奇秘术更是有让人长生不老,红颜永驻的神奇效果,琉姐姐你是不是已经找到了可以去扶猷国的办法?”

     琉珂笑着,微微点头。

     却见一边的苍轻深深皱起了眉头,不满道:“你怎么也对扶猷国了解了这么多,什么长生不老,红颜永驻,都是骗人的东西,你别傻乎乎的轻易去尝试,别到时候自己死都不知道怎样死的!”

     对于苍轻的指责,綦酝儿面色暗了暗,竟是十分乖顺的什么都没有辩驳。

     琉珂眉头微扬,道:“苍轻说的对,有些事情听着就挺邪乎,还是不要轻易相信的好。”

     说着,她又再次闭上了双眼,道:“你们若是困的话,就先睡会吧,唉,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到呢!”

     “琉姐姐,我不困,你睡吧!”

     “嗯。”琉珂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綦酝儿,又看了一眼面带笑容,似是对綦酝儿的顺从十分开心的苍轻,便闭上眼睛睡了。

     刚闭上眼睛没一会,又听綦酝儿开口问道:“琉姐姐,我们今晚要在哪里停下来休息啊?”

     “不停了,我们连夜赶路前去云霄殿,省的耽误时间。”琉珂连眼睛都没睁开,直接开口道。

     綦酝儿十分讶异,“啊?那怎么可以,我在马车上睡不着啊,晚上还是休息一下再走好不好?干嘛要如此着急的赶路呢?”

     “嗯,你说的也对。”琉珂睁开双眼,透彻的目光中带着笑意,她忽然身体朝前倾,掀开帘子道:“轩辕,我们一会还是停下来休息一下吧,若是找不到客栈,在外面休息便可。”

     “好。”

     等到满意的答案,琉珂坐会到自己的位子,看着綦酝儿满意的舒了一口气,她无声的笑了笑,再次闭上了双眼。

     晚上,天色已经渐渐暗沉下来之时,轩辕胤寒果然在没有找到客栈的情况下,就在一片小树林里停了马车。

     琉珂没有急着下车,便见綦酝儿似是十分急切的开口道:“琉姐姐,轻哥哥,我,我,我去小解!”

     “这里危险,要不要我陪你过去。”苍轻下意识关切到,话说出口才惊觉不对,看着綦酝儿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后悔莫及。

     “有轻哥哥陪着我,我也放心,只要到时候你离我远些就行了!”

     没想到綦酝儿倒是答应的爽快,苍轻也不再说什么,看綦酝儿下了车,也便跟了上去。

     两人不过一会便飞奔而去,琉珂见两人远走,这才不慌不忙得走了出来,站在轩辕胤寒的身后,伸了个满满的懒腰,道:“王爷有没有兴趣陪我去散散步?”

     “王妃开口,自当奉陪!”

     轩辕胤寒飞扬一翻,下了马车,两人随着刚刚他们远去的背影远远跟着,留下身后刚到跟上来完全弄不懂状况的綦岳轩辕熙醴邕三人。

     夜色已经完全笼罩了下来,琉珂游刃有余的在林间穿梭着,用她敏锐的感觉捕捉着周围一切的动静,突然,她神色一变,轻叫一声,“快!”

     两人迅速朝前窜去,不过片刻便在一棵大树旁看到了靠坐在那里的苍轻,琉珂面露紧张之色,轩辕胤寒连忙上前查看了一番,对着琉珂摇了摇头道:“没事,不过是昏迷而已。”

     琉珂这才稍稍安心,放下苍轻继续昏迷,小心翼翼的朝着前方移动。

     走了一会,两人便听到不远处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两人不动声色的隐身在草木之中,只在缝隙中露出一双锐利的眼睛,看着前方的动静。

     树木草丛之外,他们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子和几个黑衣人正在轻声说话,而那个粉衣少女,却正是綦酝儿无疑!

     “去告诉你们主子,就说玉玺不在苍轻身上,还有,我交给你们的那个女孩处理好了吗?”

     一身粉衣的綦酝儿用十分沙哑的声音开口问道。

     对面的黑衣男子面色僵硬冷酷,只是静静听着,道:“既然玉玺不在这里,就请前辈前去有玉玺的地方,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我的事情还需要你们来管!滚!否则,小心你们的命!”

     綦酝儿浑身怒气猛的冲出,冷冽的语气顿时将那几个黑衣人的杀气给吓退了去。

     黑衣人互相看了几眼,没有说话,转身便准备离开。

     却再转身的当口,却再也不能动作,整个人僵硬在那里。

     綦酝儿见状大惊,睁大了双眼看着面前走来的两个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