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7 诡计,来不及了!
    克妻王爷,刁妃难养,117 诡计,来不及了!

     “这就要打起来了吗?”琉珂大惊,没想到这个时候还能生出变数,看来苍郁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她眼中生出担忧之色,道:“不行,我不放心,我要去帮他们一把。舒悫鹉琻”

     琉珂说着,猛的起身,而后一眼撇到三丈之远,紧紧盯着自己的暗影和他身后的一群黑衣人,顿时又安静了下来,低声对呼延锋道:“你功夫还可以吧,我们在不杀人的情况下闯出去的几率,大不大?”

     呼延锋笑得温柔轻松,悠悠站起身来,道:“何须这般麻烦,你随我过来。”

     见他神情轻松笃定,缓缓走出亭子,往暗影他们的方向走去,琉珂愣了愣,知道呼延锋肯定有办法出去,顿时眼睛一亮,无条件相信他,跟了上去。

     她跟在呼延锋身旁走着,忽然见他垂在身侧的一只手手腕翻转轻扬,口中念诀,忽然间,琉珂便感觉到周身似是被一团水雾笼罩,将咫尺之外的鸟语花香都隔绝开来,她想起来,好像綦岳也做过类似的事情,但又好像和他所做的有点区别,她疑惑着抬头看向呼延锋,却见他微笑着伸出手指放在唇上,示意她不要说话。

     琉珂乖乖闭紧了嘴,默默跟在呼延锋身旁,眼睛却是贼溜溜乱转,见他们竟然已经走到了暗影他们的身旁,却没见他们有丝毫反应,琉珂一愣而大为惊喜,原来还有隐身术这种术法的存在吗?真是太神奇了!

     不过片刻,两人便顺顺利利翻了墙头逃出玄火教,感觉到周身又恢复了正常,琉珂兴奋的拍了拍呼延锋的胸口,笑道:“有你在真是好!嘿嘿,走吧,我们去插上一脚!”

     琉珂说完,又想了想,而后学着呼延锋刚刚的举动,伸手一把抓=住一只从城外飞过来的鸟,探听了半响之后才放开,她扬起一抹靓丽的笑容,抬头道:“他们正在赶来的路上,我先去皇宫帮他们铺路,你去不去?”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呼延锋淡淡道,每一句话却都说得十分恳切,琉珂会心一笑,也不多说什么,抓=住他的手便朝着另一个方向飞掠而去。

     一白一青两道身影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亮丽的弧线。

     一个时辰之后,两人便赶到了皇宫,此时的皇宫不知何时已经变得十分庄严肃穆,似是早已做好准备,等待着一场战争的来临。

     琉珂和呼延锋小心翼翼的在皇宫大殿之间飞檐走壁,在看到几个皇城门口都各镇守着几万士兵时,琉珂心中这才隐隐担心起来,看来若想攻破皇城不会这般简单,离蒼皇上也不是简单人物,今日一场厮杀看来尤为激烈厉害。

     她正想着该要从哪个方向开始动作才行,忽然一瞥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眼前掠过,琉珂眉梢一动,转头对呼延锋使了一个眼神,暗道:我们追上去。

     呼延锋点头,两人同时以飞快的速度追了上去,避开了四处巡逻的士兵,两人很快跟上了前方的身影,来到一处相对偏僻的地方,琉珂对这里很熟悉,她先前可是在这里听过墙角的。

     她得意扯唇一笑,带着呼延锋在一处地理位置较好的大树上停下,看着前方那个暗青色身影已经停住脚步,伸手推开一扇破旧的木门,往庭院之中走去,琉珂不用看也知道,此时正是大军对决,胜负结论在此了断的时候,对于这个心藏不甘恨意的瑞王来说,也是一次重新夺回一切的大好时机。

     所以,此时他来到这里,应该是要将他心爱的女子接出来,和他一起享受即将来临的胜利喜悦吧。

     琉珂也很好奇,那个淡漠如水,却又心口不一的衣妃到底会不会随着瑞王出来呢?

     她等了一会,却忽然听到下方有暴怒的声音传来,“如儿人呢!她被谁抓走了!你是怎么伺候的!”

     “我,我,奴婢不知道,奴婢,请王爷恕罪,王爷恕罪!”

     琉珂心中惊疑,衣妃被人抓走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来抓一个已经被打入冷宫的妃子?

     她正疑惑着,便见苍忌已经从院中大步走了出来,刚一到门口,便再也忍不住,带着满腔的急切怒火朝前方飞掠而去,想必是要寻衣妃的踪迹去了。

     琉珂没有立刻跟上去,而是又转头看向院子的方向,她转头看了一眼呼延锋,我们下去看看。

     呼延锋点头,两人相携着飞身而下,落地无声,破旧的院落里,琉珂缓步走入衣妃居住的屋子里,便见那个刚刚被瑞王训斥的宫女还跪在地上痛苦哭泣。似是感觉到有人走进,她惊讶的猛的抬起头来,看到陌生人入内,更是惊慌,“你,你们想干什么?”

     “放心,我们不会将你怎样,我只想知道你家主子是被谁带走的。”琉珂淡淡道,目光犀利看进那双还带着泪珠的眸子中。

     宫女被吓得不轻,口吃也不伶俐,“我,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娘娘就消失了!”

     琉珂扬了扬眉,“是皇上?”

     “啊?”宫女惊愣的看了一眼琉珂,“不,不是,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们能救得了娘娘吗?衣妃娘娘是好人,她是好人,你们救救我家娘娘好不好?”

     “你安静在这里等着吧。”琉珂没拒绝也没答应,转头和呼延锋对视一眼,便齐齐朝着院子外飞去。

     看着琉珂和呼延锋远走的背影,那本还是停留在原地面上慌张害怕流着泪水的宫女面色忽然渐渐变了,一张清瘦的面庞随着一双散发出诡异色泽的眸子缓缓胀开来,而后显现出可怕的皱痕,似是在笑,却透着阴森。

     身后有阴恻恻的声音响起,“狐玑前辈的易容术果然厉害,连这两个狐狸都能骗过去。”

     “只是按照你说的来想而已,只可惜老婆子的面具沾了水,再不能用了。”她说着,伸手摘下了面上一层薄如蝉翼的面具,十分可惜的看了看,而后紧紧握住面具,顷刻间便就碎裂成一层灰烟,随风而逝了去。

     身后,棣绣儿静静看着狐玑的动作,鲜红的嘴角始终牵扯着一丝诡谲的讥笑,目光幽幽看向前方一片虚无之处,不知在想什么。

     琉珂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现在,她已经熟悉,相对于自己用耳朵听到的事情,她更相信自己用心去听到的事实,更何况此时她身边还有呼延锋在,她便更是笃定宫女所说的话,朝着离苍皇所在的主殿飞奔而去,想要掌控此时皇宫中所有的形式。

     而呼延锋却是紧皱着眉头,看着琉珂小心翼翼的想要躲过前方的一队士兵,混入主殿中,他霍然一把抓=住琉珂,皱眉道:“先等等,你不觉得方才的宫女有所异样?”

     琉珂疑惑,扬眉表示疑问。

     呼延锋顿了顿道:“若是她的主子被抓走,为何她还能安然待在原地,对找来的人通风报信?”

     闻言,琉珂也是一愣,心中生出一丝疑惑,她皱眉想了想,道:“那我们小心些,从后面绕过去看看。”

     呼延锋点头,两人更是小心得绕过成群的士兵,从主殿的后方混入耳室,想要转到前方,却在刚进入耳室片刻之后,便有一群士兵突然出现挡在他们面前,几排士兵像是早就排练好了一般,数不清的长枪冷锋直直指向两人。

     琉珂面色一变,转身便走,刚转头却发现身后也迅速堵过来一队士兵,前前后后都被堵得没有一点活路。

     两人见活路被堵,却也瞬间就镇定下来,他们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片了然,知道自己已经中计,在一靠近主殿开始,就已经进入了包围区,此时便是硬闯出去也是白费力气,想到这里,琉珂也不再小心戒备,看的出来,这些士兵此时也不会将他们如何。

     在前后冷枪直指逼=迫之下,她忽然扯唇轻笑,笑容懒散,“各位想带我们去哪,带路便是,圣上不是还在等着吗。”

     看着如同无事人一般的琉珂,士兵们知道他们能力不一般,更是小心谨慎的盯着,前面一队士兵蓦的齐齐转身,先一步朝前走去,琉珂撇撇嘴,无所谓的跟了上去。

     琉珂两人被夹在两队士兵之间,穿过了主殿,却是走向外面另一个方向,过了一会,琉珂才被众士兵领着走上一座宏伟壮观的高台,琉珂猜想这应该是离蒼国的皇家祭台了。

     祭台之上,已经有一群精兵层层包围,其中,便是早已高坐在最上方的离蒼皇上和皇后。听到这边的动静,皇上和皇后同时转过头来。

     “原来是琉盟主来了啊,这位是……”离蒼皇见到琉珂的到来,目光中并不见惊讶神色,而是转头看向旁边的呼延锋,眉头轻皱了几分。

     琉珂也似是过来做客一般,十分轻松的奉上一个微笑,“参见皇上,这位呼延兄是臣的朋友,臣私闯皇宫,不过三皇子作战中其中一步计划而已,还请皇上恕罪。”

     “嗯,朕未曾怪罪琉盟主,琉盟主既然来了,便陪着朕在这祭坛之上等着吧,等朕的几个皇子来到宫门之外,决一胜负,看朕早已准备好的玉玺到底是会属于谁的。”

     离蒼皇淡淡开口,似是早已准备好参观一场免费的游戏,琉珂面上僵硬的保持着笑容,心中却是十分警惕,她随着离蒼皇所指的方向看过去,便见前方不远处,正放着一个龙纹桌案,桌案焚香之间正放着一个精致的金色锦盒,想必里面便是一国玉玺所在了。

     “是,属下遵命。”

     琉珂只能乖乖遵命,和所有的士兵站在一起静静等着。她看得明白,离蒼皇对于她的到来并未感到惊讶,必然是早就知道,他言语中虽没有责怪狠色,却也绝不会再放她自由行动,琉珂暗暗猜测,难道刚刚的宫女是离蒼皇的人?

     到底是皇上,她的心思深沉,琉珂一时也猜不透,更没有机会近身查看,不过好在苍雪的大军还没到,她也不着急,站在一边静静等着,却感觉到皇后的目光时不时朝自己的身上瞥过来,她这才想起来,薛栗肯定已经将自己偷听秘密的消息告诉了皇后,此时自己就站在离蒼皇的身边,一旦开口挑明,宇文清便只有死路一条,她心中必定慌张害怕的很吧。

     琉珂心中冷笑,装作根本没有发觉到皇后犀利的目光,垂眸默然。

     “本宫听说,琉盟主和炎冀国摄政王爷走得很近啊。”

     终究,宇文清还是忍不住先开口向琉珂作出攻击,而离蒼皇更是十分好奇的“哦?”了一声。

     这问题问见血,她是傻子才会承认自己和他国的一把手有什么深厚关系,不过就算是不承认,这句话停在离蒼皇耳中,心中也难免会生芥蒂。

     琉珂心中无奈,只好躬身道:“皇后必然有所误会,臣不过是钦佩王爷武功高强而已,要说走得近,臣觉得还是和三皇子更投缘些。”

     她回答的不疾不徐,语气中不见慌张,却让皇后乱了些阵脚,苍雪是皇后力挺的一方势力,琉珂也是实话实说,将苍雪拿出来当挡箭牌,若是皇上对自己心生芥蒂,那从下引导上去,苍雪皇后自然也逃不了干系,琉珂知道,苍雪是不会跟她介意的,嘿嘿。

     “原来是这般,那或许是本宫听错了哪个下人嚼舌根的话,琉盟主不要介怀。”

     在皇后面色微微变换之下,也稍稍冷静了几分,暂且不敢再随意攻击琉珂。

     离蒼皇静静的听着,忽然撇头朝琉珂偷来几分好奇的目光,随后又转回目光,露出一丝威严的笑意,道:“琉盟主,你看东南两处宫门外,士兵布阵如何?”

     琉珂一愣,没想到皇上还会即兴提问,她明白伴君如伴虎的真理,细细想了一会,才慎重的回答道:“臣觉得南宫门外,镇守阵法不够严谨,更易攻破。”

     她说了一半,转头看了一眼离蒼皇,见他轻轻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说,琉珂便一口气说了下去,“士兵大多聚集于宫门之外,一旦被攻破,宫门内无兵力阻挡,必然阵法破,士兵倒,臣认为,宫门口应该将主要兵力置于宫门之内,成八字阵包围形式,让闯入的大军在狭小的空间内无处可逃,更无法突破。”

     琉珂侃侃而谈的同时,目光也一直时有时无瞥着旁边的离蒼皇,看着他眼中越加肯定赞赏的神色,她这才稍稍放心。

     “嗯,你说的不错,没想到琉盟主身为江湖人士,对排兵布阵也深有心得,是女中豪杰啊。”

     离蒼皇赞叹了一声,却又继续道:“只是依朕得到的情报看来,这南宫门便是三皇子即将到达的宫门,琉盟主这般整顿兵力阵法,难道不怕你所在的三皇子一派输了这场皇位争夺之战?”

     他话音一落,琉珂这才了然,原来他是想试探自己是不是苍雪的心腹,或者是自己的心机有多重。幸好她没有那样细心关注如此多的细节。

     想着,她作出惊讶的神色,惊讶之后才又极力恢复了面色,笑道:“臣听皇上说过,皇位争夺,必须能者居之,臣刚才那番言论,只是用心回答皇上的问题,无心考虑太多,臣相信,三皇子有这个能力能够攻破南宫门。”

     “嗯,琉盟主想的很是透彻啊。”

     离蒼皇点头微笑,似是对琉珂十分满意,他笑着笑着,笑容忽然僵住,琉珂同时也感觉到一股慑人的气势由远及近而来,宫门外长长的甬道之外,她似是也听到了厚重铿锵的马蹄声,脚步声。

     “来了。”离蒼皇轻声道,同时,他身边的宇文清也是全身一震,急切的将目光头像祭坛之下,城墙之外,隐隐传来声音的方向。

     琉珂看看到前方城墙之外,有一片密密麻麻的身影朝这边行进过来,速度也是奇快,但是隔得距离太远,她看不清楚前方的身影到底是谁,待离得近了些,她再看过去,面上这才露出喜色。果然还是苍雪抢先一步!

     琉珂高兴的看着远处城门之外那个独树一帜的白衣身影,看到他似是也感受到自己的目光,朝着她的方向看过来。

     虽然彼此看不到面上的表情神色,却都能够感受到看到彼此的安心释然。

     琉珂面上扬起笑容,不由得撇头去看旁边的离蒼皇和皇后,却见离蒼皇在看清远道而来的身影时,眉心几不可察的皱了皱,琉珂心中一惊,只觉得这个微妙的表情包含=着许多深意。

     下方,苍雪忽然扬声道:“儿臣参见父皇,儿臣已领兵而回,若是父皇还想再考察儿臣,可否以没有杀伤的方式考察,儿臣不想再徒添无辜性命。”

     他略显沧桑的声音中,琉珂却是听出了不同于往日漠视一切的冰冷,此时的他或许在不被逼无奈的战争厮杀中历劫生死风霜,一颗本是纯净漠然的心也染上了尘世的污浊之气了吧,琉珂想着,不知怎么,忽然心下生出隐隐的疼痛来。

     离蒼皇面色变了变,琉珂能够感觉到他不悦的情绪,虽然不明白这个皇上为何情绪变化如此奇怪。

     他正要开口,却突然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响动惊住,抬头看去,琉珂也是一愣,跟着将目光移向宫门外另一个方向,却见有另一队兵马正策马而来,虽然一眼看去不过一万的兵马,却是精兵中的精兵,琉珂惊讶的瞪大了双眼,看向那个在最前面带领全军的身影,竟然就是半个时辰前,他们看到的睿王爷苍忌。

     琉珂愕然,难道瑞王要紧紧靠着这一万精兵来对付苍雪的三十万兵马?

     他正疑惑的当口,忽然听离蒼皇低声道:“呵呵,果然来了,二十五年,你还是不死心啊。”

     说完之后再没有任何动静,显然是准备好了继续看好戏的。

     琉珂懒得管这个心思深沉的皇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下方的战局之上。

     此时,苍雪和瑞王苍忌已经面对相持,瑞王朗然的声音带着往日从未释放出来的霸道气势,大声道:“三皇子,你若想过了这个宫门,还得先过了本王这关才行!”

     “皇叔严重了,既然皇叔执意在此挡路,苍雪只能与皇叔较量一番。”苍雪的声音平淡无波,坚定的语气却也不会输了气势,“皇叔,得罪了!”

     他说完,便抢先一步飞身而上,利剑如冰,挥舞如光,和同样武功高强的苍忌很快缠斗的难舍难分,战场之上,无兄弟,也无亲人!

     两个大将都已经斗在一起,其余的士兵们自然也很快进入混战之中。高处祭台之上,琉珂静静看着,底下的战局在她眼中一目了然,她可以看得清楚,双方士兵斗得厉害,要说一万士兵对战三十万士兵,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应该很快就会被全部吞灭,但看在琉珂眼中的,那下方瑞王所带领的一万精兵竟是退守有度,隐隐中还有早已操练好的阵法变幻。

     这根本就是在拖延时间的打法!

     琉珂忽然眼睛一亮,心中警铃作响,她知道了,瑞王这是在拖延时间,等待主力军队的到来,那苍郁一定正从不远处赶来,主力大军一旦赶过来,那苍雪的大军就会形成前后夹击的危险状况!

     这样一想,琉珂顿时十分着急,不行,她一定要快点上前帮忙,解决掉这一万精兵,让苍雪在苍郁大军还未赶到之前,攻入皇城,掌控全局。

     感觉到琉珂的不对劲,呼延锋担心的看她,无声道:怎么了?

     苍雪的有危险,呼延,你说,我们两人若是下去,能够对付的了这一万精兵吗?

     呼延锋皱眉,细细思量,抬眸正要说话去,却见前方半空中忽然飞过来一只信鸽,听到离蒼皇立刻开口吩咐,“抓过来!”

     几乎是同时,呼延锋眉梢一动,以最快的速度飞身而上,在半空中轻轻松松将信鸽握于掌中,而后一声不响将信鸽转交给了总管太监。

     琉珂疑惑的抬头看着走回来的呼延锋,却见他目光沉沉的扫过来,心中道:已经来不及了,苍郁分兵两队,十五万大军已经在皇宫十里之外,另五万大军正赶往东门,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这一万精兵很难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