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0 真相,生死两别
    她话语中充斥着二十五年来的恨和痛,令所有人都惊讶于她沉着了二十五年的报复,琉珂不知道她和苍忌之间到底有怎样纠葛的过往,却能够看的出来她对苍忌的恨意已然深种,想必对他的爱也早已入髓。她太了解苍忌,知道他不甘于二十五年前皇争夺中的失败,知道他认定了衣妃的孩子就是他的儿子,知道他会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放在自己的儿子身上,所以她将计就计,将自己的孩子换过去,将他的亲生孩子放到与他对立的皇后阵营,甚至亲自教导武功,只是为了在最后一刻让他们父子俩刀剑相残,看着他最后一刻一切的落空的绝望神情。

     如此算计,到底恨到了何种程度!

     薛栗的话显然是将苍忌眼中所剩仅有的希冀全部打碎,他不得不相信这样可怕的事实,此时的他似是一瞬间老了几十岁,全身无力般瘫软下来,目光涣散的轻声呢喃:“真的是我错了吗?呵呵,我错了,我错了整整二十五年,二十五年,我这是做了什么,做了什么!哈哈,哈哈哈!都是报应,是我的报应!”

     他声音越来越大,失了心神般疯狂,说着他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失魂般看着自己手中长剑上沾染的鲜血,而后抬头看向苍雪的方向,眼中带着浓浓的歉疚,他双=唇动了动,似是想要开口说什么,却终究什么都没有开口说出,他所有的表情动作看在琉珂眼中,如此的悲怆无言,难以想象,一个人的人生在二十五年的时间里都完全脱离轨道,努力所做的一切到头来都是错的,一个错误的人生,让一个曾可叱咤风云的男子一时根本不能接受,难以振作。

     “薛栗,本宫没想到你心机竟然如此深重,利用本宫二十五年,你到底想要得到什么!哼,既然苍郁才是你的亲生儿子,便是你们占据了优势又能如何,难道你以为我离蒼国随随便便谁都能当皇上吗!一个根本没有皇族血统的野孩子,你以为本宫和皇上会容你们在此放肆!”

     不同于饱受打击之后怔愣伤神的苍忌,皇后不知何时已经冷静下来,恢复了之前的气质雍容,冷冷逼视着薛栗,语气不屑。

     宇文清的话,却根本不能影响到薛栗,她面上的笑容依旧,看着宇文清的眸子中甚至带上了一丝怜悯讥讽,而这样的眼神对于久居高位的宇文清来说,无异于直接甩了她一个巴掌。她淡然讥讽的笑容渐渐变色变味,扭曲着保持姣好的面容冷斥,“你笑什么!这里是皇宫重地,岂能容你们这对不知天高地厚的母子胡作非为,来人,将苍郁和薛栗给本宫拿下!”

     她气急之下,立刻下命令想要将两个阻碍她行=事的人解决,却忽然被一声冷冽的声音打断,“都给朕住手!”

     “陆统领!还不出来!”

     离蒼皇突然朗声下令,下一瞬,周围数个宫殿楼台之上突然冒出来一排排的士兵,高举着弓箭朝着祭台上的众人,一下子,祭台上所有人都是瓮中之鳖,再无生路可逃。

     琉珂目光一凌,紧张的看了看四周密密麻麻的弓箭布局,她没想到苍觉竟然还有后招,他身为皇上,心里深沉,有这样的准备不足为奇,但琉珂不明白,为何方才他被宇文清威胁的时候不动手,而是在此时动手?

     在所有人都惊愣的时候,苍觉这才开口道:“朕早就说过,皇位只有朕最有能力的皇子才能夺得,既然三皇子是为衣妃和瑞王私通之子,那便再没有资格觊觎我离苍皇位,衣妃瑞王私通生子,是为不忠不义,当以律法处置,至于苍雪,朕念你不知身世,可饶你一命,从皇族除名,若有不从,那便只有死罪一条!”

     “皇上!你疯了!雪儿即便不是你的子嗣,但到底也有皇族的血脉,而苍郁他算什么东西,皇上你竟能容得一个身份不明的人轻而易举的夺到皇位吗?”皇后不满的大声开口,恼怒之下再也顾不上一国皇后该有的风范。

     苍觉眼神淡淡的瞥向皇后,冷冷道:“皇后,是你疯了,朕给了你二十五年的时间,你还不知悔改,觊觎皇位,为了皇位,你已经毁了朕的太子,将他培养成如今这般纨绔霸道,你以为朕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你以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会集中在太子身上,在最后一刻再利用苍雪夺得皇位,只可惜,朕从未中了你的圈套,这一切,朕都看得明白。”

     “你不是奇怪朕为何会放任郁儿夺位嘛,那朕便告诉你,郁儿本就是朕的孩子,即便无心,却也在你们这场计谋中合了朕的心意,皇后,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能垂死挣扎的?”

     “不,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不可能!苍觉,你这个老狐狸,你竟然装了二十五年,这么多年以来,你竟是一直都在看戏,呵呵呵,这么多年,本宫就如同戏=子一般,供你玩耍,玩到最后才给我一刀,苍觉,你可真狠,真可怕,哈哈哈……”

     宇文清疯狂大笑,笑自己二十五年来的悲哀,笑她的枕边人的无情,笑这世间天意弄人,笑她原来根本不知道想要得到什么。

     “既然父皇母后都说清楚了,那也该轮到本皇子说两句了。”在一片紧张混乱的氛围中,苍郁突然开口,将众人的目光都引了过去,手中的剑更是朝着贺如的脖子上逼近了几分,嘴角的笑容愈加邪肆,“苍雪,本皇子明白,你和衣妃间母子情分还不够深厚,但你们终究还是母子,衣妃可是在佛祖面前日日为你祈福的,祈福一个在刚出生就被抱走的孩子要好好活着,现在,就要看你是要皇位,还是你母亲的性命了。”

     琉珂和苍雪齐齐将目光投降苍郁手中那个一身清冷的女子,看着她那清瘦的面容上早已满面的泪水,目光紧紧盯着苍雪的方向,那水意朦胧的美眸中情深切切,心伤流泪下似是开口难言,看着苍雪也只能哭着不断摇头,失意苍雪千万为了她轻举妄动,或是放弃太多。

     “放了如儿!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不甘错失皇位,是我没能力保护好自己心爱的女子,是我害了自己的孩子落入火坑,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薛栗,苍觉,本王可以任由你们处置,但求你们,放了如儿和雪儿。”

     此时的苍忌似是一瞬间明白了太多,放下了所有,只想用自己最后微薄的力量保住对自己重要的两个人。

     “呵呵,皇叔该求的是本皇子才对,本皇子也不想赶尽杀绝,只要你们放弃皇位的争夺,自然一切都好说。”苍郁突然开口,手中挟持着衣妃,便如同掐住了苍雪和苍忌的命脉,油然自得。

     苍忌神色一变,冷睨着苍郁,斥道:“苍郁,本王二十五年来待你如亲生,你怎可如此逼=迫本王!不管如何,你手中所挟持的也是你唤了二十五年的母妃!”

     “母妃?呵呵,你以为本皇子会被你这三言两语所打动?哼,你待我如亲生,不过是误将我当做你儿子,而这个我本以为是母亲的母妃,也不如不认,若不是这一切都是父皇和母亲的早有安排,本皇子又怎会有如今这一天,呵呵,不过是会和苍雪一样,身世大白于天下,成为离蒼国身世最为不耻的假皇子!”

     苍郁直视着还对他抱有一丝希冀的苍忌,残忍的说出他早已明确的心意,琉珂对本就心性阴毒的苍郁这般表现丝毫都不惊奇,只是她不知道苍雪会做出怎样的决定,这复杂的局势之中,被父母抛弃,被假的父母师父算计,被他们仅仅当做一个棋子,到底承受了怎样的痛苦。

     突然,琉珂感觉到本是握住苍雪的手被反握住,苍雪不动声色的转头看了她一眼,眼中带着白雪般的凝重透彻,还没等琉珂再这双眼睛里看到更多,却见他又转过头去,低沉却清晰的开口,“够了,皇位之争,我本就无心,苍郁,只要你在这离蒼皇族祭台之上,指天发誓,会做一个贤良明君,我会即刻离开皇宫,还有,请皇上放了皇后娘娘和衣妃瑞王。”

     苍雪的意思说的十分清楚只是还未适应现实的称谓仍旧显示他心中隐隐的介怀。

     琉珂不说话,只是现在最易保护苍雪的位置,与所有的士兵一样,全身戒备着和所有的敌军对峙。

     “朕说了,衣妃和瑞王不忠不义,当以国法处置,朕饶你一命,你还想得寸进尺吗!”

     苍觉冷冷开口,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苍雪面色微动,无奈中语气却是坚定,“既然如此,皇上需得先解决我三十万将士才行!”

     “哼,不知好歹!”苍郁闻言,忽然冷哼着,手中长剑猛地用力下划,眼中突生的狠辣之色似是已经预见了他手中贺如的死期。

     就在那冷冽剑光倏的下划之时,与之同时,有明灭的亮光极快闪过,在苍郁邪肆冷笑声中,以极快的速度用兵器挡下他一剑,在他还未反应过来的当口,又以奇快的速度将贺如带回到了琉珂身边,而后,綦岳像是小孩子一般朝着苍郁切了一声,得瑟不已。

     见手中的人质被夺走,苍郁面色大变,咬牙冷声道,“还不快动手,将这些逆贼全部消灭!”

     他一声令下之时,苍雪一方也即刻出手,两军再次混战在一起,只是此时四周都有离蒼皇所安排的弓箭手包围,于他们这一方大为不利,紧急之下,琉珂等人也迅速做出相应对策,綦岳醴邕以极快的速度飞身向两边弓箭手的位置,以硕大的翅膀强大的气势瞬间便解决了一大=片的士兵,而琉珂更是在所有人还未来的及反应的片刻,猛地冲向离蒼皇的方向,想要拿下离蒼皇,占据主动之势。

     皇后所安排的兵力已经和皇上的御卫兵混战在一起,琉珂在混战之后迅速攻进,想要一举将苍觉拿下,却没想到苍觉一眼瞥到猛的攻过来的自己,竟是迅速做出回击之势,以动若雷霆之势,很快牵制住了琉珂,琉珂讶异不已,没想到苍觉一国皇上竟然也有相当于武林高手的高超武功!

     她不敢怠慢,小心谨慎的出每一招,应对着这个不仅心思深沉,连武功都深藏不露的一国之皇。

     两人的武功相当,琉珂一时间竟是拿苍觉没有丝毫办法,不禁手下的招式变得更快更急,一急之下,她露出了破绽,被苍觉极快的捕捉到,在下一刻便攻破琉珂的防守,长剑极快的划过琉珂的胳膊,琉珂即便以最快的速度闪过,却还是被划了一道不小的口子,她退到一边,右手握着左手胳膊,面露厉色冷冷看着对面的苍觉。

     她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她很清楚,他们二人的功夫都相差不下,但苍觉的体力毕竟比不上自己,只要沉着应对,应该不成问题!等想清楚,她正要再迎上去,却见面前忽然有一道身影极快的闪过,刹那间便袭上了苍觉,一蟒蛇青袍一金龙黄袍瞬间便缠斗在一起,决绝飞快之势,连琉珂都看的有些炫目。

     看着两人的对战,琉珂知道这两人拼上的不止是一场皇位争夺的输赢,而是二十五年前或是更早就积累下的深深仇恨,这一朝,手足相残,毫无余地的厮杀!

     虽然瑞王苍忌的身手更胜一筹,但毕竟之前受了一箭,体力耗费了太多,此时在苍觉面前,尽管暂时占据优势,但只要时间一长,他必定因为体力跟不上而不能对敌。琉珂冷冷看了一会,为了大局着想,还是决定上前帮忙。

     她眉头一凝,不顾两人飞快变动的战局,瞅准了时机便飞快攻进加入战局,她的加入立刻对于苍觉来说自然是雪上加霜,很快便露出疲惫之势,琉珂心中一喜,正想着要在十招之内就将苍觉拿下,却听身旁的苍忌突然冷声呵斥,“出去!把他留给我解决!快出去!”

     “啊?”还没待琉珂反应过来,苍忌竟是趁着空隙猛的朝琉珂挥了一掌,将她生生给拍打了出去,没有用上内力的掌力将琉珂拍出了战局,她后退着踉跄了几步才站稳,顿时 有些窝火,没想到上前帮忙还能碰来一鼻子的灰,也太不知好歹,那就不管你了!你血流成河也不关我的事,我去解决那些小喽啰去!

     琉珂气呼呼的正要转身离开,却见又有一个身影飞快扑了过来,不过眨眼间的时间,就窜进了才苍忌和苍觉的战局之中,待琉珂眨巴了一下眼睛,才看清楚那飞身而入的身影就是薛栗无疑。

     她大惊,苍觉加上薛栗的话,那苍忌就有危险了,即便她根本不想担心他,但他到底也是苍雪的亲生父亲,也不能见死不救,想了想,她还是决定冲进去二对一的好,但三人的速度打斗实在太快,她竟是一时没有找到任何可以插=进去的缝隙,忽然,另一边传来一声熟悉的闷=哼声,琉珂极快的转头看去,却见不知何时苍郁已经攻上了苍雪,苍雪身受重伤,早已不经打,在险险接住苍郁的同时,还将皇后和衣妃保护在身后,琉珂一回头便见他被苍郁猛的拍了一掌,闷=哼一声跌倒在地。

     琉珂心下一跳,几乎没有思考便飞身而上,接下苍郁所有的招式,决不允许苍郁再伤他们半分。

     见琉珂攻过来,苍郁一愣之下挡住一招便极快后退,看着一脸冷色的琉珂轻笑一声,“本皇子早就看出,这一生,你肯定就是我的克星了。”

     “呵呵,那还真是你的福气!别废话,今天我就让你后悔遇到我这个克星!”

     琉珂不想和他废话,又迅速攻了上去,她了解他所有的招式功法,但在此时再交手时,她却感觉到有一丝隐隐的不对劲,但具体是什么地方不对劲她又看不出来,只觉得他每招每势都比之前要更加的邪气阴毒,剑招行走诡异,让人更加捉摸不透,应该是通过何种怪异的方法在短期内提高了内力功法。琉珂眉目冷凝,知道苍郁这个人一天不除,留着始终是个祸患,今天她就要将他解决才行!

     她积极应对着苍郁,却一不小心瞥到另一边,苍忌在苍觉薛栗两两夹攻之下,不断显露颓败之势,又一次被击倒在地,虽然还在苦苦支撑,但看的出来,这样下去的话,他只有死路一条!

     琉珂心中急切,又担心苍雪会在此时迎上去帮忙,她心神稍有不稳,苍郁便瞬间捕捉到,不给她片刻喘息的机会,凶猛攻上来,琉珂回神,眼中露出惊骇之色,下意识后退避开,突然眼前有白影一闪,兵器相撞的清脆声音响在她耳边,琉珂惊诧转头,便听到呼延锋沉冷急切的呵斥,“战场之上,怎可如此大意!”

     一声冷斥完毕,他白色温润的身影便极快的攻上苍郁,瞬间便将他打的再无回击之力,连连显示败退之势,琉珂从刚刚的惊诧中回过神来,拍着胸口松了一口气,庆幸呼延锋在关键时刻赶了回来,救她一命,看着两人的打斗,呼延锋如此强势,应该不用担心。

     琉珂这才转头看向另一边早已露出颓败之势的苍忌,一看之下却是大惊,此时的苍忌似是被打的消耗了所有的力气,身上不知被划了多少口子,一击之下猛的摊到在地上,染红了一片的地面,再不能他站起身来,苍觉手中长剑冷厉霸道,飞快朝着苍忌的方向劈过来!

     千钧一发,就连琉珂也绝不能赶过去接下那一剑,她瞪大了双眼,心底似是已经预见了苍忌的死状,她看见,此时瘫软在地上,费力的抬起一只手臂支撑起来的苍忌,惨白的面上,竟是一片淡然之色,双目淡然的盯着正直直朝着自己挥下来的长剑,竟是扯唇露出一丝再不挣扎的坦然笑容,似是已经累了,倦了,只等待这一刻,彻底惨败输了之后的将死一刻。

     这一瞬的时间,对于苍忌来说,恍若周围一切的事物都在瞬间内停止了,长剑落下之时,他还是不舍得回头想要再看一眼那个自己曾经深爱的女人,满足自己最后一个微薄的希望。

     他决绝而坦然的目光中带着不舍和歉疚,甚至还有朦胧的水汽,在转头回看的瞬间,那双眼睛忽然猛地睁大,惊异的看着那不知何时已经飞快奔到眼前的熟悉身影,看着那张美丽如莲花的芙蓉面上露出一片决绝之色,那一瞬间,他惊愕的开口想要大叫出声都来不及,下一刻,他便听到有一声女子的轻哼声响在他身体上方,随之,他身体一沉,有什么东西柔软的躺倒在他的怀中,似是还有轻声呢喃的声音响起。

     一刹那的时间,对于苍忌来说,却如同天地永恒一般的长久,他的脑子里是一片空白,全身上下都在片刻内如同堕入冰窖般冷寒无觉,直到感受到有一大=片热乎的血液将他的胸口都染湿,他才稍稍回神,木讷的转身看向近在咫尺的那张芙蓉脸,他双手哆嗦着扶起贺如的面庞,看着那张白净瘦弱的面庞上沾着两三滴血红的鲜血,他下意识伸手用指腹将几滴鲜血小心翼翼的擦拭干净。声音也不由的颤抖破碎,小心翼翼的轻声开口,“如儿,如儿?你,你怎么突然冲上来了?你真不乖,血都将你的衣服弄脏了,该,该如何是好?”

     被捧起的那张芙蓉脸上,一双本是带着熠熠光芒的眸子此时却是无力的睁开,看着苍忌,极力露出一个完美的笑颜,声音如梦呓,“无,无碍,你送我的衣服,我……还有,很多……没舍得穿,等我换上,换上……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