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3 父子遭冷待,指婚
    克妻王爷,刁妃难养,113 父子遭冷待,指婚

     她双手摊了摊,表示邀请,然后又很快避开。舒悫鹉琻

     青衣男子眼中划过诧异的神色,又看了两眼琉珂之后,才收回目光,而后看向那片定格的地方,看着琉珂动手安排过后的场景,顿时觉得忍俊不禁,他笑了笑,伸手挥袖一扬,便见那凳子筷子都立刻继续动起来,长凳倾斜着从大汉的后背猛的撞去,勾住了环在腰间的腰带,直袭而来的筷子更是在琉珂调整了位置之后,直直的刺向大汉两腿之间,小腹之下。

     “啊!”只听一生惨绝人寰的杀猪声响起,大汉后脑勺一阵眩晕之后,裤子紧接着脱落,紧接着,下面猛的惊痛,大汉连呼叫的力气都没有,立刻捂住痛到在地,硕大的身躯蜷缩成一团,痛苦的叫嚷着,可怜兮兮的样子完全不似刚刚的厉害模样。

     “嘶!”周围的人看着大汉的可怜样子,一个个这才反应过来重重呼出一口气,抬头看向琉珂和那个青衣男子时,眼中都带上了敬畏的神色,连连后退不敢靠近,他们知道像这种奇人异士,定然是扶猷国的人,他们是不能随便得罪的,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酒楼中的人被吓的顷刻间跑了大半,被打倒在地的大汉也被一把拎起逃走了。

     琉珂看着那大汉一边倒的走路姿势,忍不住大笑,笑完之后,她这才转头看向青衣男子,扬了扬好看的眉毛,抱拳道:“阁下神技,在下佩服不已,不知阁下是否是扶猷国中人?”

     “你既然都知道了,为何还要多此一问,你想知道扶猷国什么,坐下说吧。”呼延锋轻笑一声,示意琉珂坐在他对面。

     琉珂愣了愣,她纳闷,怎么好像这个人很清楚她的意图似的?她顿时来了兴趣,反正就算这个不是扶猷国的商人,但至少也是扶猷国的人,好歹能够探查出点可靠的信息,想着,她便落落大方坐了下来,也不管几桌之外,轩辕胤寒的犀利目光已经快将她身上盯出一个洞来。

     “那我就不客气了,阁下既然是扶猷国中人,可否跟我说说扶猷国的经济状况,有没有什么产业需要投资?或者说有没有什么有待开发的资源?在下=身为商人一名,是很愿意去贵国深造开发的!”

     琉珂亮着一双眼睛,急切的开口道,似是面试般激动的自我推荐。

     呼延锋噙着一抹温柔的微笑,看着将一张清丽的面容伸到面前来的琉珂,细细看了良久,才开口道:“你若是想找扶猷国的商人,很巧,在下便是。”

     “啊?”琉珂愣住,不可思议的盯着面前的陌生男子,看着那双淡然浅笑的深邃眼眸,有掌控一切的淡然自信,这双眼睛,竟是如此像镜子中自己的那双眼睛!

     她大惊,尝试着在心底默默问,你是不是也能够听懂我说的话?

     她问出这样的话的同时,自己也觉得有些可笑,世上奇怪的事情出现在自己一个人身上已经够了,怎么可能还会有和自己一样的人存在,呵呵,这是不可能的。

     虽然是这样想的,但再继续看进那双眼睛里时,却看到了一种了然轻笑,那种看透一切的笑容,这样的熟悉,却又让人惶恐害怕。

     他诚恳的看着她,在心中静静道,是,我和你一样。

     琉珂彻底愣住,心中不知道是惊讶,是激动,是害怕,还是其他的什么,她瞪大了眼睛,她只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奇妙了,她竟然还能碰到一个和自己一样身负异能的人!

     “你的朋友还在那边,不用招呼过来一起吗?”呼延锋忽然转头看向一边的轩辕胤寒,笑着开口。

     琉珂连看也不看轩辕胤寒一眼,激动地弯身凑上前,道:“你叫什么名字?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能够读心的?你还认识更多有这个能力的人吗?”

     “时辰不早了,不去找今晚投宿的客栈吗?”轩辕胤寒不知何时已经走到琉珂身旁,冷冷开口问道。

     琉珂不甚在意的挥挥手,“找什么找,就在这个酒楼住不就行了,你先别说话,我跟青衣兄台聊天呢!”

     “王爷,许久未见,近来可好?”

     呼延锋忽然对着轩辕胤寒打招呼,轩辕胤寒看了他一眼,有些不情不愿得回道:“本王很好,多谢呼延兄。”

     珂愣了愣,看着两人,惊讶道:“你们认识?”

     不过好像也没有什么可惊讶的,轩辕胤寒这种人,人脉肯定很广,不过既然认识,那就更好说了,她猛的一拍手,高兴道:“原来都认识啊,哈哈,果然四海之内皆兄弟嘛!”

     “对了,你姓呼延,呼延什么?”

     呼延锋转头看进琉珂那双纯净的双眸,复杂的眼眸深处却染上一层悲伤,果然,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很快调整好了心绪,道:“在下,呼延锋。”

     “呼延锋?听起来就很顺耳,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嘿嘿,见面就是有缘,我们喝一杯如何,我还有事情想和呼延兄你商量,来来来,我们边吃边说!”

     琉珂熟络的招呼着呼延锋坐下,并替他斟酒夹菜,相比之下,一旁的轩辕胤寒却是惨遭冷待。

     边上,同样惨遭冷待的轩辕熙安静的看了一眼一脸热情激动的娘亲,又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面色沉黑的父王,本来爹娘关系就已经闹僵了,现在又出现个竞争力强大的情敌,他顿时觉得父王追妻之路十分艰辛而漫长,唉,看来,还是得他小熙儿出场才行了。

     他默默看了一会,忽然捂着肚子大叫起来,“哎哟,痛死我了,肚子好痛呀!娘亲,呜呜,熙儿肚子好痛!”

     轩辕熙一顿吆喝,将正在夸夸其谈中的琉珂给惊醒,转头看向轩辕熙,皱眉道:“让你瞎吃这么多东西,闹肚子了吧。”

     虽然这样说着,却还是将轩辕熙给搂了过来,伸手覆在他肚子上,想要用内力热敷让他舒服一些。

     轩辕熙贼贼的小眼睛瞅了一眼旁边的呼延锋,见其面色微变,心中微微得意,转头和轩辕胤寒对了一眼,而后更是卖力的叫着,“痛,肚子好痛,啊,娘亲,我要爹爹给我热敷肚子,爹爹的手更大一点,爹爹,你快坐过来,哎呀,好疼!”

     轩辕胤寒和琉珂听着轩辕熙第一次如此亲昵的叫着爹爹两个字,嘴角狠狠抽了抽,轩辕胤寒明白轩辕熙的苦心,十分给面子的移步到琉珂的身旁,紧贴着坐过去,伸手覆盖在轩辕熙的肚子上,有热气缓缓流淌至他全身,轩辕熙的舒服的差点叫出声来,闭上眼睛享受着父母的疼爱。

     边上,呼延锋面色变了几遍之后,忍不住开口问道:“呵呵,琉姑娘年纪轻轻,便有了这么大的儿子了?”

     “便宜儿子而已,一抓一大把,哈哈。”琉珂见轩辕胤寒给他儿子热敷,她便也不再管了,继续转过头来,和呼延锋攀谈。

     “如此说来,就是说,我如果想要进入扶猷国发展经济,你是可以帮我的咯?”

     “呵呵,能够见到和我一样的人,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哈哈哈……”

     耳边,只剩下琉珂一点都不矜持的谈笑声,再一次被抛在一边的父子俩,一个无奈叹息,一个怒火中烧!

     就这样,琉珂只觉得结识到这么一个志同道合的,并且可以帮助自己进入扶猷国的福星,真是太幸运了,她便是使尽了全身力气,也要抱好大=腿,以备到时的不时之需。

     既然进军扶猷国已经不存在太大的问题,琉珂便决定先去找苍轻,将商业上的事情全部整顿一遍,然后就扩展商业道路,但目前看来,好像也只能够等到离蒼国皇位争夺确定,国内稳定之后再行动了。不过好在呼延锋也要去一趟离蒼国皇城,那便自然是要结伴同行的了。

     等来到石城之时,琉珂才发现,此时的战局已经到了一点就着的关键时候了,城中每个人都看似人心惶惶,眼神都跟做贼似的小心翼翼,城中每一个角落里都充斥着紧张的氛围,似是血肉厮杀随时都会降临。

     琉珂骑马立在石城城主府门口,看着呼延锋,道:“这里形势紧张,不宜久留,看来只能请你大吃一顿了,你明日先走一步,到时我自会找你去商量大计!”

     “呵呵,那在下便先去皇城中恭候大驾。”呼延锋轻笑着应道。

     府门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大开,琉珂道:“呼延兄,请。”

     “琉姑娘先请。”呼延锋轻笑着道,而后有瞥了一眼一旁的轩辕胤寒,琉珂会意,没说什么,先一步骑马进去了。

     呼延锋看着琉珂远去的背影,面上的笑容渐渐退却,直到冰冷中带着一丝厉色,他冷冷道:“珂儿身上的毒,是棣绣儿干的吗?”

     “哼,否则还会是谁,难得你现在才发现。”轩辕胤寒语气不善道。

     呼延锋面色更冷几分,霍的撇头怒视着轩辕胤寒,道:“你是怎么保护她的!若是没这个能力,就离她远点!”

     “如此说,还是你能够保护好她?不管如何,本王也绝不会亲手将她送出去,任人宰割!”

     轩辕胤寒冷嗤,怒声中饱含不屑。

     呼延锋被训斥的猛的住口,愤恨的面色变了几遍后,却又找不到任何说辞,良久后,他才低声道:“这个蛊毒十分难解,是棣绣儿亲手研制的魂蛊,若是被施蛊的母体还活着的,或许还有办法,若是不在,我也不知道要如何。”

     说着,他忽然抬起头来冷睨着轩辕胤寒,“而且,你用拭忆符锁住了毒性,一旦拭忆符被冲破,毒性蔓延是不可抑制的,到时,你要如何!”

     轩辕胤寒苦笑冷哼一声,“我要如何?本王若是有办法,何至于此!”

     他冷静了几分,片刻后又道:“放心,本王有办法帮琉珂解毒,无需你担心,而且,本王告诉你,阿珂早已被锁住以前的记忆,才会活的如此开心,还请你不要让他记起,你是怎样一个人!”

     呼延锋讥笑一声,“轩辕胤寒,你又比我好到哪去,哼,琉珂的毒我会去找棣绣儿要解药,而琉珂,到时我也同样会带走!”

     呼延锋像是发誓一般,冷冷道,而后再不给轩辕胤寒开口的机会,蓦地一拽缰绳,骏马扬蹄踏尘而去。

     轩辕胤寒紧=咬了咬牙齿,两腮被咬得的隐隐颤抖,他心中的声音冷而骇然,琉珂是他的,谁也抢不走!

     城主府内,气氛严肃井然到诡异,琉珂走在府中每一个地方都觉得十分冷静怪异,难道战争真的可怕到了这种地步吗?

     直到来到大厅,看到大堂上方正雍容端坐着的身影时,才明白过来,原来府中一切冷静肃然,不过是因为来了一个大人物而已。

     琉珂无奈的单膝跪地,朗声道:“臣参见皇后娘娘!”

     大堂上座上,宇文清一脸雍容雅笑,俯视着下面的琉珂,温柔道:“琉盟主,辛苦了!伤势可痊愈了?是否需要本宫命御医前来替琉盟主诊治一番,那样本宫也才好安心。”

     “多谢皇后娘娘关心,臣身体已经无碍。”琉珂躬身道。

     “呵呵,今日果真是好日子,不但雪域域主,摄政王爷大驾光临,连琉盟主也重伤痊愈归来,该好好庆祝才是,琉盟主快快落座。”

     琉珂被皇后奇怪的热情弄的浑身不舒服,假笑着和轩辕胤寒在一旁的座位上坐下了,对面便是薛栗和薛怜儿两人。

     琉珂目光向对面不经意的一眼扫过去,似是根本没有看到薛怜儿时不时打在她身上的异样目光,而同时,琉珂也感觉到从右上方的方向射过来一道道关切的目光,她嘴角轻扬,知道苍轻他们肯定是急切着想上来搭话,但在皇后的面前也只能暂时忍着。

     “琉盟主身体无大碍,本域主也就放心了,若不是琉盟主在关键时刻取来雪华珠,救了怜儿一命,怕是此时我母女二人早已阴阳两隔了,怜儿,既然恩人都来了,还不快上前谢过琉盟主救命之恩!”

     薛栗突然开口,戚戚然恳切的声音令琉珂大为惊诧,她们母女竟然会感激她?呵呵,她可从来没有在这对母女眼中看到丝毫的感激之情。

     虽说是这样想着,但琉珂面上却笑得谦卑,见薛怜儿果真顺从的起身就要朝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她连连摆手,道:“不敢不敢,臣既然为三皇子属下,薛姑娘又是三皇子师妹,臣做这些不过是分内之事而已。”

     而她推辞的话刚说出口不久,便见薛怜儿已经走到她面前,微微福了福身子,道:“琉盟主救怜儿一命,谢恩当然是要的,请受怜儿一拜。”

     看着她恭恭敬敬的福身下来,琉珂却暗暗扯唇讥笑,也不再做虚势阻拦,泰然接受了薛怜儿的谢礼,但那双紧紧盯着薛怜儿的眼眸中却是满满的玩味。

     “呵呵,没想到琉盟主还立了这等大功,本宫待怜儿也是视如己出,她的命既然是琉盟主相救,那本宫得好好奖励琉盟主才是,来人!”

     一场感恩戏码,没想到还有皇后的戏份,琉珂暗暗扬了扬眉,感到有趣,见上方很快有侍女端来一个精致的小锦盒,琉珂连忙装作万分惶恐的样子走到大堂中央立着。

     皇后一挥手,侍女便端着盒子走到琉珂的面前,声音这才响起,“这银雪丸是本宫无意中得到的宝贝,听说对习武之人来说很是有用,本宫希望能够帮到琉盟主恢复伤势。”

     琉珂低垂着的脸上微微惊讶,没想到皇后赏赐的东西还真这么实在,银雪丸对于习武之人来说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宝物,这样的东西,她竟然就因为自己救了薛怜儿的命就送出来,是因为薛怜儿的命实在重要,还是另有心机?

     短时间内,琉珂的脑子已经转了好几个弯,不过既然是送给自己的,不要白不要,她忙躬身上前接下,惶恐道:“多谢皇后娘娘赏赐!”

     “嗯。”皇后微微笑着,笑着笑着却又忽然淡了下去,声音沉冷了几分,道:“不过该赏赐要赏,该罚还是要罚的,琉盟主,本宫听说,你曾在大军主营中,擅自利用职权,将三皇子关押禁足,可有此事?”

     刚给了一个甜枣,就来一巴掌,这阴晴不定的皇后令琉珂微微惊愕,却也不过瞬间便适应过来,正不卑不亢的准备开口解释,却被突然走上来的人抢了先。

     “母后,这完全是子虚乌有的事情,那两日不过是儿臣身体不适,又因师妹生命垂危,才未走出主营一步,幸得琉盟主能够主持大局,用妙计攻退强敌,才能保住我大军军心,母后该奖赏琉盟主才是。”

     突然出面说话的苍雪将所有事情都解释的没有丝毫破绽,琉珂也省了口水,无所谓的撇撇嘴,躬身站着,没有说话。

     上方,皇后狭长的凤眸微转,从苍雪的身上转向琉珂,又转向一脸愤懑的薛怜儿,才捏着难以揣摩的音调,道:“果真如此?”

     “儿臣不敢欺瞒母后。”苍雪淡淡应道,琉珂照样闭嘴不言。

     “呵呵呵,那就是本宫错怪了琉盟主了,还望琉盟主不要介怀才是,本宫也只是想弄清楚状况,赏罚分明。”皇后轻笑着道,变脸变得比翻书还快,“琉盟主请落座。”

     “是。”

     琉珂乖觉的一言不发坐回到位子上,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薛怜儿不满的目光一直纠结在自己的身上,她心底冷笑一声,看来她还是不怎么珍惜这条捡回来的命啊。

     “雪儿,你先别急,本宫还有事要说。”

     也正准备回到位子上的苍雪突然被皇后叫住,他顿了顿,也只好站在原地,道:“母后请吩咐。”

     皇后满意的笑笑,却是朝着薛怜儿招了招手,“怜儿,过来。”

     薛怜儿似是明白皇后的意思,羞涩一笑,忙垂下臻首,一步步朝上方移去,琉珂看着她的表情神态,顿时恍然,而后又是一副乐哉哉喝酒看好戏的样子。

     “呵呵,雪儿,你对怜儿这般贴心照顾,救她性命,本宫都看在眼里,更是十分欣慰,你二人本就是青梅竹马,等这次皇位争夺之后,本宫便替你做主,迎娶了怜儿罢,无论是否登基为帝,也是一大喜事。”

     皇后话音一落,苍雪立刻讶异得抬头看向一脸盈盈笑意的宇文清,几乎是想都没想便开口道:“母后,儿臣不愿。”

     苍雪拒绝的话如此直接,毫不留情,琉珂看见薛怜儿的面色上一刻还是晴空万里,下一刻便是暴雨雷电,她心底轻笑了几声,在一旁幸灾乐祸。

     皇后面色也是一变,“为何?”

     “怜儿只是儿臣的师妹。”苍雪如实冷冷开口,在如此多的人面前,也不会顾及薛怜儿半点颜面。

     此时,薛怜儿的面色已经可以红绿交接,却还是强忍着没有哭出来,或是羞愧的跑出去。

     她狠狠憋着羞愧难当的心情,在一旁低低开口:“皇后娘娘,怜儿配不上师兄,请皇后娘娘收回旨意。”

     “谁说你配不上!怜儿你……”皇后面色大变,似是顷刻间被薛怜儿的这句话点着了怒火,突然提高的音调将在场的众人都惊了一惊,全部下意识抬头看向上方,或是垂头不语。

     皇后似是意识到了自己过激的反应,忙调整了心态,再看向薛怜儿时表情又变得十分怜惜温柔,琉珂静静看着皇后,从刚刚她情绪激动所发出的强烈庇护之意,到此时看着薛怜儿的满满爱怜,表现太过怪异,这不是一个久居高位,擅长控制心绪的人会表现出来的,琉珂心中生疑,趁着她此时心神不宁看进那双凤眸中,一看之下,却是心下猛的惊跳,她没想到一看就看到了大秘密!

     她暗暗拍着胸口,极力冷静,半响后,她才听见皇后稍稍平静的声音,“罢了,先等战事结束之后再说吧。”